预算案何必“全民牺牲”?

2019年财政预算案是希盟政府执政的第一份预算案。希盟政府在这份预算案上做的各种辩解,表现出克勤克俭的态度,就如首相马哈迪所言要按照政府的财政能力,有多少钱就做多少事。更重要的是,政府要在未来的三年内逐步减少赤字,平均每年维持降至3%的赤字。

降低赤字是国家头等大事,但是民众也想知道自己会获得什么好处,换句话说,这份预算案最有利于谁或哪个领域的群体,才是普罗大众关心的事。

民众也会想了解希盟政府有无做到均衡分配各领域的行政开支、行政和发展的开支比例以及赤字的增减等等,以判定有没有比前朝政府更精明。

希盟保留“一马援助金”(BR1M)及燃油津贴等惠民政策,在某程度上确实跟国阵没有太大的差异,然而,税务和福利这两种政策,直接影响到两大群体。

因为政府新增加的糖税、离境税和博彩税等虽不是针对特定群体的,但中层收入的群体却是在没有享有补贴机制的情况之下,又得承受税务的负担。这样看来,中层收入群体难道不是相对受惠最少的阶层?

既然新政府是倾向社会全民福利的,就应该重新考虑社会阶层的问题。全马各地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同,那么未必可一概而论薪资只有RM3000以下的人士就是需要援助金和福利计划的群体,因为在消费水平较高的州属或城市,即便有超过RM4000收入的群体却还是面对入不敷出的窘境。

另一方面,政府以新税作为解决收入缺口的办法,乃无可厚非,只不过,所谓的博彩税、离境税和糖税等等都属于“全民征税”,从高到低的收入群体都涉及在内,基本上,政府并没有特别针对富人征税。

“劫富济贫”的思想固然不正确,也很容易闹出阶层矛盾,但是,税务课题确实还有可商议之处。这个世界上的很多国家都有所谓的“富人税”,比起平凡人的财富大多数只来自一份“死工资”,富人却有很多可以用于转换资产的“名目”,而其实拉近贫富差距的办法不需只是依靠援助金和补贴机制,政府为何不尝试推出针对高收入群体的新税?

试想想,前朝那些与官勾结的商人,他们在财富庞大至极时还买了世界最贵的游艇,可是政府在宣布“全民牺牲”的财政预算案之时还来个“全民征税”,叫已经在节衣缩食的普罗大众情何以堪,尤其是收入不高不低的中层群体,尴尬的薪资水平足以令他们有时也羡慕起获得援助金的阶层。

原文链接:

http://www.kwongwah.com.my/?p=596460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