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了,还在原地踏步



人们希望希盟推出非种族、用人唯才的新政策,半年了还在等待。 509大选已落幕6个月,但还有许多政治人物和民众看不清方向,这让建立新马来西亚的努力蒙上阴影。 当然也有觉悟的,比如马来西亚前锋报副总编辑莫哈末再尼在其专栏说,前锋报一直以来都做错了,现在改过自新才能存活,一份报纸即使由政党拥有,也应该保持中立。 该报较早时在阿旺士拉末(AwangSelamat)的专栏指前首相纳吉在其银行户头存有26亿令吉是捐款一事说谎了,并促请纳吉向巫统党员道歉,却受到亲纳吉的巫统领袖的攻击。 巫统领袖没有承认错误,把被控视为政治报复。纳吉日前与网民的见面会上说,国阵是败在希盟的谎言和诽谤,不是因为一马发展公司。这种说法被凯里及纳兹里驳斥,并强调一马公司丑闻是导致国阵败选的原因,巫统和国阵不应再否认。 如果一马公司弊案是谎言,不会有那么多国家采取行动,其中美国司法部检察官办公室在10月底以洗钱及海外行贿等罪名提控富豪刘特佐、高盛(GoldmanSachs)前东南亚地区主席莱斯纳及前高盛集团银行家黄宗华;莱斯纳已经认罪,而黄宗华同意向新加坡当局归还约4000万新元。 因为没有与纳吉切割,所以巫统难以丢掉包袱,走上复兴之路。巫统现在玩弄种族课题来转移视线,譬如,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抨击2019年财政预算案充满“行动党议程”,预算案只关注城市人民,城市以外的国民并没有受惠,这才是谎言。巫统也声称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将会剥夺马来人特权、侵犯马来王室地位,试图挑起马来人的恐惧。 除了巫统,马华和国大党也没有承认一马公司弊案对国家和人民的伤害,虽然他们很勤力监督和批判希盟政府,但不对过去的事情忏悔及道歉,即使换了领导人,也无法走出前朝腐败的阴影。 过了半年,反对党还在迷茫中,希盟成员党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知道自己的方向。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日前说,马来主权时代已经结束,国家正朝公平的新阶段前进,他最近却呼吁政府不要签署ICERD,因为这项公约抵触联邦宪法赋予马来人和土著特权的条文。新马来西亚应该是全民平等,希盟最年轻的部长已跟不上时代。


不是所有马来人都被巫统及伊党的伎俩吓倒,人权律师兼社运活跃分子西蒂卡欣、马大法律系副教授阿兹米沙隆就支持签署ICERD。 希盟也不可避免被投机主义所渗透,例如公正党党选出现幽灵党员及金钱政治的指控,别有居心者正利用党选作为他们的“升官捷径”。撇开肢体冲突、蓄意破坏等行径不谈,幽灵党员是更为严重的问题。 砂州如楼区部在党选开始前一天只有603名党员,却暴增至1万3000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内有乾坤,但公正党党选委员会和政治局接受了新党员名单,连查都没有查,难怪公正党最高理事拉蒂花炮轰,这种选举操弄,比国阵时代的选委会有过之而无不及,政治局的否定综合症,犹如国阵巫统的行径。 除了砂州,沙巴也有很多投机分子,假如亚庇高庭不是宣判沙巴人民复兴党主席沙菲益阿达担任首席部长符合州宪法,相信一些议员又会上演跳槽的戏码。是希盟纵容了跳槽歪风,希盟党主席理事会会议议决可以接受没有案件在身的国阵议员,让跳槽变成可接受的行为,这对经常强调道德的希盟来说是何其讽刺之事。 人们希望希盟推出非种族、用人唯才的新政策,半年了还在等待。政治人物不讲原则、道义及民主,只顾政治利益,谈什么建立新马来西亚。


原文链接:http://www.sinchew.com.my/node/1811075?fbclid=IwAR1OyBUlv7FHvBJdtewvjCDIkERrPdRTY9q92ZY8NWOjrt1HF2KTmppUZOc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