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归教育,拉曼的归拉曼


此次财政预算案,虽然独立中学首次得到编算;唯一旦深究了明细,总体而言,华社所得,确实耐人寻味。当中,拉曼大学学院所得仅有550万令吉,平均而言,每日补贴大约1.5万令吉。

是多或少,算盘一打,自可明白。对照了过往的经验,犹能感受拉曼大学学院的一年不如一年。学者庄迪澎博士的文章〈林冠英2018应向林冠英2017交代〉援引了时任亚沙区国会议员的张聒翔所言,显露了一切:

“拉曼大学学院在2015年、2016年及2017年获得的拨款分别为6000万令吉、5100万令吉及3000万令吉,逐年减少,到了2018年财政预算案却没有提及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意即没有拨款)。”

如此这般,是个什么概念?经庄博士的计算的发现是:“这笔金额,仅是6000万令吉的9.17%、3000万令吉的18.33%!”数额之少,比率之微,一目了然,迨无异议。这么一来,拉曼大学学院今后的存亡,确有一言难尽之隐忧。

庄迪澎博士举出传播学系为例,佐证这点:“拉曼大学学院的三年制传播学学士课程,学费每年约一万令吉,三年合计约三万令吉;其他私立大学的相同课程,三年学费合计约六万令吉,甚至更高。”

显然的是,过去半个世纪以来,拉曼所扮演的,不仅是一所普通的高等教育机关,与此同时,拉曼也是B40甚至M40家庭的孩子深造之首选。如今少了千万的拨款,结果将会如何?

这些日子,马华公会当权的领导,也许人人忙坏了党选,对此“大件事”似乎视若罔闻,不置可否;直到庄博士无可指摘的论述,急速地传遍五湖四海,火了网络。新任的马青总团长王晓庭这才匆匆发出了文告,意思意思:

“美中不足的是,拉曼大学学院从6000万令吉的拨款,大幅度削减剩下550万令吉的发展拨款。郭素沁、张聒翔及章瑛都是拉曼学院毕业生,抛开政治议程,为何这次希盟政府大幅度削减拨款,他们却不声援正在求学的学弟妹?”

王晓庭口中的说辞和笔下之造句,显然都是转引自前提庄迪澎博士的文字:至于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伺机揶揄马华必须靠张聒翔“争取”拨款,马华应该丢进垃圾桶,如今张聒翔人在哪里?

不管怎样,王晓庭所言,有一点确是不容否认:“拉曼自1969年成立以来,学校收生标准从不过滤学生的政治倾向及背景,多年来默默耕耘为华社培育多不胜数的专业人才,为家境清寒者提供一个升学的管道。”

思虑这点,纵然各自的政治立场有异,教育之资助,清贫的搀扶,确实不可偏废。何况,万一因此不公之涟漪,广泛激起两岸的民愤,带动家家户户群起输捐之风。这样下去,最终恐怕还要逆转民心,动摇希望联盟之政权。

那么,“行动党领袖们在有能力情况下,可以为拉曼生的利益作出考量,争取合理的拨款给拉曼”;万万不仅是为了拉曼学院和拉曼生,而是顾及了本身的选票和未来。那么,亡羊补牢,刻不容缓,自不待言。行动党籍的拉曼校友,还不行动?

原文链接:http://www.kwongwah.com.my/?p=600062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