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被追棒到被唾骂


只是半年时间,不少行动党领袖,已从被追棒到被不少人唾骂。 最新的例子,就是行动党小辣椒黄书琪与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同台讨论“废死”,结果出人意料的是,在网络被“狠刷”及“痛骂”的人,竟然是已当政府的黄书琪。

行动党领袖有没有反思,为何自己会从“最爱”变被不少人“痛骂”?

一:标签不同意见者

只要和他们意见不一样,就指对方是马华民政的人,就连面对引起舆论极大反弹的“废死”议 题,都把反对“废死”者标签为马华的人。

二:换了脑袋

在野时,国阵给予拉曼拨款从5100减至3000万令吉时,行动党一众领袖极尽冷言讽刺,要求马华交待。 在朝后,自己给予拉曼拨款从3000万令吉减至550万令吉,当被质问时,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很“理直气壮”说,若钱不够用可动用储备金,却回避谈论给予玛拉学校37亿令吉拨款。

有人按照张念群的逻辑反问,“既然国家都有储备金,为何希盟政府还有向民众征税?”

三:以“歪逻辑”辩论

黄书琪为政府背书问,“死刑有没办法让变恋人不再出现?”,但是,却无法解答更多人疑 问“没死刑,政府就有把握让变态人不再犯法?”

因为承诺跳票,陆续有人公开表达对新政府失望,但获得华人全力支持的行动党,在国会拥有42席的强大力量后,面对华人的诉求与失望之情时,他们究竟做了什么?

有影响力的祥伯天天发文告骂一马、批已倒台的纳吉; 对于教长建议,国内无法承担基础建设维修费的政府资助学校,考虑申请转为政府学校一 事、对政府建议“废死”引发的担忧与反弹、政府政策不断U转让人无所适从等 ,上至祥伯下至国及州议员,要嘛“静静”,要嘛就指责及标签。 难怪有人说,改朝换代有如照镜妖,让人看清楚朝野政党的真本性。

原文链接: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81119/%E5%90%B4%E6%85%A7%E8%8A%B3%EF%BC%9A%E4%BB%8E%E8%A2%AB%E8%BF%BD%E6%A3%92%E5%88%B0%E8%A2%AB%E5%94%BE%E9%AA%82/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