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之下没有反对党


美国作者威廉道布森在《独裁者的进化:收编、分化、假民主》著作中,指当年马哈迪身 在国阵时领导的巫统,是“没有反对党的巫统”。这种说法来自UMNO缩写的神隐诠释 (Under Mahathir No Opposition),看起来好笑,可是却隐喻了强人作风的霸气。 而今马哈迪离开了巫统另起炉灶成立土团党,本届大选成绩出炉时只赢得13席,却能凌 驾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在内阁占据重要部长职务,而过去曾经是反对党的政党即公 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都被收编,忘掉历史的伤,一起和老马打退纳吉领导的国阵和巫统。

脱离巫统的老马,却在希盟赢取政权后,和巫统的领袖藕断丝莲的互动,引起希盟友党的 信心危机,网上社交媒体时而出现老马和巫统领袖见面相聚的照片,照片背后密谈像雾里 看花。

随着沙巴州巫统议员和领袖集体退党,接下来西马巫统又引发第二波退党潮,巫统已经从 大选后获得最多议席的政党,跌到排名在公正党和行动党之后,之前那些引人联想的照片 欲语还休地诉说政局的诡异。 而老马总是在媒体面前无辜的说这些人退党和他无关,而土团党却在这期间陆续地大开门 户收留巫统跳槽的党员,该党国会议员和州议员的人数节节上升。

回看当年马哈迪身在国阵时领导的巫统,是“没有反对党的巫统”,现在巫统变成反对党了, 马哈迪也干脆把这个反对党分化,继而收编。 在大选前,我曾心灰意冷不想投票,然而朋友冷笑指大选后抬头看马来西亚的天空,不要 怪别人来决定你生长在这片土地的权利。

在踌躇于烂苹果的选择时,还记得一个短片视频 里的小女孩“艾莎”拥抱一个掉泪言说后悔的“爷爷”,爷爷说要用有生之年去改变我们的国家,来为爷爷在过去做错的事情赎罪。

509投票结果,“爷爷”马哈迪胜利了,他领导的希盟打倒国阵和巫统,可是现在这个曾经 在镜头前哽咽流泪的“爷爷”,却慢慢的把巫统跳槽的议员“资源回收”进土团党,背弃了大马多少个“艾莎”的寄望。

许多保持理智的选民,一直期望用选票换取两线制的政局,可是显然在选后这个没有强大反对党的国家里,反对党都只想着要走捷径成为执政党,自己内部瓦解互相指责,结果国 阵成员党和巫统党内都出现分化,反对党不成气候,完全凝聚不到力量来监督新政。

而新政中的4党关系一直暧昧,马哈迪和希盟所谓最重要的精神领袖安华互相猜疑,从暗地 到公然借其他人的口过招,撼动希盟貌合神离的合作局势。

希盟在大选前对选民抛出的“4党平起平坐”言论,如今应该需要说给各党领袖自己听,在所有合作的最初开启模式,谁大声谁强势就决定了后来的格局。

现在希盟的合作已经半年, 作为拥有第一和第二多国会议席的公正党和行动党重量级领袖,为自己的党和自己未来在大马政坛的地位和利益也罢,为了人民和过去他们在野时追求的民主改革也罢,应该是时候一起站出来,阻止马哈迪和土团党操弄民主游戏。

净选盟、人权组织和公民社运分子,都应该再像大选前来个明确的行动,来反对青蛙议 员扭曲的民主选举。 反对党呢?都哪里去了?退出国阵的民政党、茫然的国大党,还有总是气势凌人的伊斯兰党,还有那些所谓的期望自己是第三势力的小党,更不可遗漏了声称要求解散国阵的马华,都不在这时候出口强烈表达“反跳槽反青蛙”意愿吗? 抑或,一切都只是假民主包装? 应该站起来的人,还在等什么?

难道一个个等着被分化、收编?然后打开蒙蔽的眼睛时, 再度看到“巫统转世”到老马手下,才恍然轻舟已过万重山,且辜负了选民对两线制的托付。

原文链接:http://www.sinchew.com.my/node/1822404/%E6%9D%A8%E5%BE%AE%E5%B1%8F%E2%80%A7%E8%80%81%E9%A9%AC%E4%B9%8B%E4%B8%8B%E6%B2%A1%E6%9C%89%E5%8F%8D%E5%AF%B9%E5%85%9A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