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拉曼拨款国盟比希盟多42倍,火箭很不是滋味


在国内经济因新冠肺炎肆虐而严重受创的当儿,中央政府依然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把503亿令吉的最大笔款项拨给教育领域,占总比例的15.6%;可见国盟政府对教育的重视,显然是再穷也不能穷教育。

更难能可贵的是,拉曼大学学院获得4000万令吉的行政拨款及200万令吉的发展拨款,总共4200万令吉。马青中委兼雪州州团秘书颜康凯博士认为,当全球处于自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最坏时刻,国盟政府这笔拨款的确诚意满满。

按年比较,已垮台的希盟政府在2019年公布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就连一分钱也没拨给拉曼充当行政拨款,而发展拨款也只给100万令吉。


拨款比希盟多出42倍!


从希盟的100万令吉,到国盟的4200万令吉,是42倍之多!国盟政府不但恢复国阵政府每年从不间断发放予拉曼的配对拨款(matching grant),而且远比希盟多出40多倍。

如此明显的差距,让火箭相当不是滋味,尤其是一些曾任希盟部长职的火箭国会议员,葡萄酸心态表露无余。张念群便是其中一位对拉曼拨款大肆批评的火箭议员,她比喻这笔4200万令吉拨款为走后门拨款;但马上便被马华总会长打脸,因为希盟当中央政府时,就连预算案也找不到白纸黑字写明发放给拉大学院的所谓4000万令吉拨款。

颜康凯奉劝张念群在开口批评之前,最好事先照镜自省,免得自打嘴巴。这位自诩是过去60年来做得最好的教育部副部长,留给大家最深刻的印象,却是最卖力把爪夷文强推给华小。

在林冠英担任财长时曾说过,由于拉曼大学学院是马华创办的高等学府,他没有理由资助敌对政党创办的学府。虽然希盟已垮台,但林冠英这种政教不分的嚣张气焰,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了解拉曼的人都知道,马华向来让该学府享有学术自由的空间,不少火箭党员及子女都是拉曼的毕业生或在籍生,就连火箭槟州首长曹观友及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等火箭领袖也是拉曼的校友。

回顾历史,从时任教育部长敦胡先翁于1972年在国会宣布的一对一拨款,到2013年拉曼升格为大学学院时,内阁依然继续提供顶限6000万令吉的配对拨款。到了希盟掌权的年代,时任财长林冠英马上把国阵当年的白纸黑字承诺撕毁,摆出“我是政府我说了算”的霸权姿态。

林冠英都不把白纸黑字当一回事,张念群又何必跟自家的秘书长唱反调呢?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