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土地交易手续费新制度临时U转, 萧开文:应取消非搁置






“如果州政府真体恤民情,应直接取消新收费制度,而非暂时搁置此事!”


尽管森州政府昨晚临时U转暂时不调涨土地交易手续费,但森州马华主席萧开文抨击,州政府此举只是让新收费制度延迟落实,之后仍会把费用暴涨的经济压力,施加在人民身上。


因此,他促请州政府拿出诚意来解决此事,在疫情肆虐的紧要关头,州政府不应想着怎样把费用调涨,相反的,应该把费用降低至30%至50%,让森州子民从中受惠。


在此前,森州政府因计划在7月1日落实土地交易手续费的新收费制度,引起萧开文炮轰,在新收费制度下,无论是土地抵押、转名、冻结解冻、同意书、授权书、租约或土地查询等,都必须面对双倍调涨。


这次土地交易手续费的调整,是基于州政府已经19年没有对这些收费作出调整,上一次调涨也已经是在2002年,此制度已经在今年4月通过,原本将会在7月1日生效。


惟在昨晚10时许,森大臣临时发出文告,宣布新收费制度暂时被搁置,直至疫情缓和,对于此事,萧开文是于今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时,不忘调侃森州政府,在此事被揭穿后,还会在最后一刻亡羊补牢、收回成命的举动,表示“欢迎”。


萧开文炮轰森州政府,虽然嘴说爱民如子,但却不直接取消土地交易手续费的新收费制度,仅仅只是把新制度延后落实。


萧开文:不认同州政府爱民如子


“但是,我不认同州政府把这种行为,形容成是基于关爱子民,才会搁置这项收费制度,只因一个关爱子民的政府,是不会在落实新制度的前一晚,才临时宣布取消的举动。”


他认为,州政府之所以改变主意,明显是因为此事被马华揭穿后,受到各界施压后,才临时发文告来交代此事,临时U转搁置新收费制度。


“如果(州政府)真的爱民如子,当初森州土地及矿物局在行政议会上提呈新收费制度时,森大臣及行政议员应该拒绝这项计划,甚至可另外提出反建议,将交易手续费调低。”


萧开文直指,该建议报告是在今年3月提呈上州行政议会,而在今年3月时,森州已经被疫情笼罩,非但经济生活受打击,也有很多人失业。


“但没想到的是,州政府竟然会让这种荒谬的新措施通过!”


他说,森州政府经常自吹自擂拥有10亿6000万令吉的储备金,但如今却不能动用储备金来减少森州子民负担,用来豁免2021年的商业执照、门牌税或土地税,即使不能豁免,至少也可回扣50%,让子民受惠。


他反问州政府,在昨日的文告中,当局表明新收费制度将被搁置直至疫情缓和,那是否代表在疫情缓和后,州政府将会把双倍的经济压力,重新施加在人民身上。


森州土地及矿物局的土地交易手续费新收费制服原定7月1日生效,惟此制度已暂时搁置,直至疫情缓和。


在此前,萧开文也曾发文告形容,森州希盟政府行为如同趁火打劫,丝毫不在乎人民困苦,只想从人民身上刮钱。


也是执业律师的萧开文说,除了市价超过5万令吉的森州土地转让割名注册费调涨双倍,房产冻结令也从原本的70令吉调高到330令吉,解冻令也从原有的40令吉涨价到 330令吉,几乎与雪州平起平坐。


“森州并非先进州,目前也只是个发展中的小州,不仅地价不如雪州,就连生活水准也不能与雪州相提并论。”


他抨击州政府该做的不做,不该做的却做了一大堆,目前疫情居高不下,若以人口作为比例,森州的疫情已是全国之冠,但遗憾的是,州政府在抗疫方面表现得懦弱无能,却总是想着如何从人民身上找钱,完全不把人民当人看,愧对人民的委托。


“既然有这么多储备金,为什么像个守财奴似的一毛不拔,不舍得把钱花在对抗疫情、援助子民,反而在人民生活得最辛苦的当儿,落井下石?”


他强调,虽然马华与希盟立场对立,但在疫情肆虐的当下,马华只想协助人民对抗疫情,让民众都能过上正常生活。

Comments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