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指令已列明学校禁政治活动,郭素沁明知故犯险累华小陷不义





马青总团长拿督王晓庭指出,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为了捞取廉价政治宣传,不惜将华校及华小牵扯进入低俗的“诬衊政治”圈裡,再一次证明行动党为了得到好处,无所不用其极,是可耻也是可恨的!


她说,要知道,如果乐圣华小礼堂真的被郭素沁瞒天过海,违例进行了行动党的筹款晚宴,后果可能是华小会因为违例而遭到教育局的对付,甚至会进一步牵连校长、学生、董事局等,后果可以是非常严重的。


“在宴会开始前教育局预先发现并发出禁令,对华小反而是好事,总好过被郭素沁自私及无知的做法,而陷入不义。”


她说,根据1999年5月11日,编号为5/1999的教育总监指令第3项,即无论任何形式含有政治成分的活动,都被禁止在学校的办公室、学校范围及课室内进行。


“郭素沁当了近30年的国会议员,对于这项指令不可能不懂;因此如果不是她患了严重的失智症,我们可以推断她是明知故犯,故意挑战条例之余,还不惜赌上华小的前途及该校师生家长的福利。”


她说,行动党从创党至今,对华教毫无建树,一而再只是利用课题见缝插针,随机点火,以华教课题煽动华社的情绪,诬蔑马华,借此捞取廉价低俗的政治宣传。


“就如最新发生在乐圣华小礼堂的租借风波,便是再一次证明行动党的邪恶手段,明知故犯,即明知学校是不可以进行任何形式的政治活动的条例,却故意不惜牺牲华小,甚至可能造成华小被对付的下场,也要违例租借礼堂举办筹款晚宴。”


她说,也是行动党全国副主席的郭素沁,也当过内阁部长,应该明白教育局在处理这些条例上是非常严谨的,无论执政党或反对党都一视同仁。


“郭素沁自己违规在先,被禁止了活动,却来一招恶人先告状,试图将问题推到副教育部长拿督马汉顺的身上,是无赖及无耻的。”


她说,教育局根据条例阻止士布爹行动党租用该校的礼堂,士布爹行动党最后必需改变举办宴会的地点,郭素沁自己应该负责,包括对她自己的党员道歉,那都是郭素沁自己的事,请不要无端端将矛头指向马华。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