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恶斗兼施政差劲,新联盟雏形渐现


希盟执政即将两年,短暂的蜜月期之后,不断累积民怨。


近期盛传伊党 、巫统和土团和东马政党有意组织新联盟,排除公正党和行动党,以新联盟的方式执政,这说法也并非完全不可能,空穴来风,必定有因。


希盟出现如今的困局,都怪他们自大自负,以为夺得政权,就可以为所欲为,罔顾民意,过去10场补选,希盟连输5场,是选民对他们不满的声音,同时也催化新联盟组成的因素之一。


希盟走到今时今日这个困境,主要因素有两个,因首相交棒不明引发的内斗,以及内阁施政无能引人诟病。


内斗:从敦马哈迪被捧上台出任第7任首相开始,到安华被特赦放出来开始,希盟的权力内斗就不曾停止过。


敦马一直不明确表态接班人和交棒时间表,安华嘴里说不急,但其派系的人马不断对外发言,要敦马交棒。


农历新年期间,安华出席公正党槟州植物园州选区的团拜,在舞台背幕直接就以“热烈欢迎第八任首相拿督斯里安华莅临”,第7任未卸任,第8任已等不及了,说明安华嘴里说不急,身体却很诚实。


作为希盟第一大党,公正党拥有50个国席,原本安华拜相毫无悬念,可是公正党内斗已白热化,公然在公青团大会大打出手,互相叫嚣,显示公正党已分裂,此时安华若发动逼宫,他未必占有先机。


作为希盟第二大党的行动党,眼见公正党和土团党的角力,眼见公正党的内斗,一概保持静静,也不敢追问敦马何时交棒,一边称赞敦马暂代教育部长职,一边还得要为敦马重启英语教数理的政策说服华社,行动党确实很忙。


交棒日期迟迟未定,未来首相接班不明朗、公正党和希盟的内部斗争,已耗去希盟大部分所谓领袖的精力,谁要管理理国家的财政和经济发展?这情况下,民怨岂能不起?


内阁施政无能:内阁已成为“一马内阁”(一个马哈迪的内阁),大小事务几乎都必须马哈迪亲自出面主持大局。


个中的原因,就是希盟的新科部长,没有施政经验,也无心向学,天天只会做秀,做事眼高手低、高谈阔论、自以为是,也不先咨询意见,导致政策一再U转。


令人民气忿的是,他们的说词永远在考验人民的智商,例如涨水费是为了使人民珍惜用水;征数码税,以便成为世界楷模;不废除大道收费,不收购南北大道,延长20年,扣18%过路费,人民省钱。这等等的说法,无疑是在愚弄人民,砍了你一刀,告诉你一切是为了你好,你要对希盟感恩。


其它像把拉曼大学学院常年行政拨款扣押不给,转交给TAA校友会,各种对华教或母语教育不利的政策、默许种族主义滋长,种族主义言论等等。


希盟既然一意孤行,也不怕面对人民的惩罚,支持力量不断流失,要保住政权,或者说,马哈迪为了保住政权,与巫统、伊斯兰党等结盟另组政府似乎是他唯一的出路。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