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亿投资仍无法保障稳定水供,雪政府须交代钱去向






(吉隆坡19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黄祚信促请雪州大臣阿米鲁丁向雪州人民交代,希盟州政府和雪州水供管理私人有限公司(AIR SELANGOR)用于水供基本工程投资(CAPITAL WORK INVESTMENT)拨款的去向。他质疑,相关投资的数额巨大,但雪州频密断水的问题却一再发生,有关拨款是否被滥用,甚至出现滥权舞弊的可能性。


“自2008年民联(以及后来的希盟)执政雪州以来,已经花费了数十亿令吉的公帑来提升州内的水供基建和改善河流污染的问题,但至今雪州人民依然摆脱不了断水和制水的噩梦。”


他表示,自2008年开始,雪州水供重组谈判在经历了10年的时间,于2019年成功达成协议,雪州水供管理私人有限公司以25亿5000万令吉收购雪河公司(Splash)来完成该项重组计划,并成为雪州独立水供执照持有者,全权负责雪州的水务事务。


“雪州水供管理私人有限公司从2011年开始的8年内,其基本工程投资(CAPITAL WORK INVESTMENT)包括污水处理厂的提升工作、减少无收益水计划、资产管理和更换计划、以及水源配给系统的发展与升级等工作,总投资额高达24.903亿令吉。每年数字如下:


2011年1.17亿令吉

2012年 1.497亿令吉

2013年2.491亿令吉

2014年1.665亿令吉

2015年1.653亿令吉

2016年2.926亿令吉

2017年4.019亿令吉

2018年4.467亿令吉

2019年 5.015亿令吉


“除了雪州水供管理私人有限公司的基本工程投资,在2021年的雪州财政预算中,州政府也拨款2亿令吉应对雪州水源污染问题,包括使用生物科技净化河水,成立快速特工队(PANTAS),以24小时在雪河及冷岳河岸进行24小时的巡逻工作,以及落实从雪河混合增强系统(HORAS 600)及士毛月集水区(Pond C)抽取生水。这项拨款是否能有效解决雪州水源一再受污染,以致频频断水和制水的老问题,要到明年执行时才能知晓,而雪州马华必定会严密监督。”


他质疑,雪州政府在这8年来,通过州政府直接财政拨款,通过子公司雪州水供管理私人有限公司耗费巨款在雪州水供的基本工程投资,为什么还是无法妥善的解决雪州的水源和河流污染问题,无法保障稳定水供?到底钱花去哪里,中间是否出现滥权舞弊?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