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躲海隧案辩论,林冠英曹观友在怕什么?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挑战槟州前任首长林冠英和现任首长曹观友,针对槟州海底隧道丑闻辩论,两人却诸多借口,先后拒绝接受挑战。


如果林冠英和曹观友光明正大,槟州海底隧道计划又没有见不得光的问题的话,为何不敢坦荡荡跟魏家祥辩个一清二楚?


在今年2月,部落客拉惹佩特拉收到一批文件,是反贪会关于槟城海底隧道案件的内部调查报告。


过后,他在其网站通过10篇文章,揭露了有关调查报告,其中包括海底隧道公司业主承认行动党领袖,包括林冠英、槟州第二副长拉玛沙米、行政议员林峰成、曹观友和阿都马力,涉嫌贪污。


有关报道引起了关注,可是在调查报告中被点名的多名行动党领袖,在被问及有关课题时,却没有一个人敢正面回应。


3月1日,反贪会针对拉惹佩特拉外泄调查报告向警方报案。但是,反贪会却不愿说明,他们的报案是针对调查报告外泄,还是基于有关调查报告是伪造的。


反贪会在报案3天后发表声明指,自2018年初以来,槟州海底隧道案件共开档了6份调查报告,并且在等待总检察署的进一步决定。


4月,一名商人因涉嫌收取海底隧道公司业主的1900万令吉,以协助摆平反贪会针对海底隧道案的调查,而在法庭被控72项罪名。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法庭诉状中的所有细节,包括银行户口、日期、金额以及贿赂地点,与拉惹佩特拉几个月前所揭露的调查报告,两者的内容是100%相符。


但更令人感到好奇的是,被指向商人行贿、以摆平反贪会调查的行贿方,竟然没有遭到任何提控。收贿者被控,行贿者没有被控,这是什么标准?


当国会挑起槟海底隧道调查报告外泄事件,议长却禁止国会议员使用任何来自媒体报道和社交媒体的信息进行辩论。问题是,为什么希盟议员又可以引用网络媒体和社交媒体的讯息,来直接指控国阵领袖“吃钱”?


在同一季的国会会议里,首相署副部长哈尼巴建议魏家祥致函警方,以确认反贪会针对拉惹佩特拉报案,到底是基于调查报告外泄还是调查报告遭伪造。


于是,魏家祥就在隔天以国会议员的身份,写信给总警长弗兹和反贪会最高专员苏克里。只是,直到后来弗兹和苏克里两人都退位了,魏家祥的两封信函都始终没有获得回复。


因此,魏家祥最近再次致函给新任的总警长和反贪会最高专员。


给魏家祥回个信,把反贪会的报案书讲清楚,到底是针对调查报告外泄还是调查报告遭伪造报案,到底有什么难?


若证实反贪会向警方报案是针对调查报告泄漏,而不是调查报告遭伪造,那么就能确认行动党高层领袖涉嫌贪污,包括从海底隧道项目收取10%的利益。


希盟政府拒绝针对调查报告泄漏作出回应、拒绝辩论、拒绝确认反贪会的报案书、拒绝让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调查,也不允许在国会讨论海底隧道丑闻,槟州海底隧道计划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


希盟还好意思自夸是干净和透明的政府?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