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分析】国阵保住金马利,民兴希盟关系或生变


金马利补选国阵巫统候选人莫哈末阿拉敏以1万2706张得票,击败得票1万677张的对手民兴党候选人卡林布章,赢得这场大选后的第10场补选。


阿拉敏的多数票为2029。大选时原任国会议员阿尼法阿曼的多数票仅有100逾张,但后来选举成绩被判无效,才有了这次的金马利补选。国阵这次获得远远超越大选时的多数票。


在竞选期间,民兴党一再强调本身是沙巴本土政党,并指控巫统为西马政党,呼吁金马利选民拒绝西马政党。这套论述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诉诸沙巴人的乡土情结,二是顺便与形象日益衰退的希盟切割。


但这套论述轻易被国阵击破——如果民兴党真心要选民拒绝西马政党,为何该党在希盟中央政府的内阁里却有3名部长,而沙巴州内阁也有来自希盟成员党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州部长?


经过这次补选兵败,民兴党跟希盟的关系或发生变化。其中,民兴党跟土团党之间早已出现裂痕。土团党不顾民兴党反对,执意进军沙巴,吸纳沙巴巫统的退党国州议员、区部主席和各级领导,引起民兴党的猜忌和不满。


在金马利确定举行补选后,就传出土团党有意上阵的说法。随后确定由民兴党参选后,声称土团党区部将扯后腿的谣言也甚嚣尘上。


沙巴临时证件(PSS)是国阵和民兴党竞选攻防战中交锋最为激烈的课题之一,讲座、文宣、网络制图几乎以PSS课题为主要内容。


民兴党和希盟虽然极力为推行PSS辩解,声称获得PSS的菲律宾和印尼非法移民不能申请成为大马公民,但却难以消除人们的疑虑:一、发放PSS所涉及的非法移民人数高达60万人;二、PSS持有者可每3年更新一次,这跟获得永久居留有何分别?


但是,民兴党败选的最重要因素,也许跟希盟在早前几场补选的败阵大同小异,那就是低迷的经济现况。


希盟执政后,经济低迷不振,市场冷清、百业萧条,原产品价格、股市和马币汇率都节节败退,只有国家债务和人民负担不断高涨。这是全国人民的普遍看到的现象,在沙巴州,市场的不景气更是每个人民的切身感受。


在民兴党执政近两年后,沙巴州经济不仅依然低迷不振,还每况愈下。根据统计局数据显示,沙巴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长率急速放缓,从2017年国阵执政时的成长8.2%,暴跌至2018年希盟和民兴党执政后的仅增长1.5%增长率,这也是近10年来最低的增长率。


从这个宏观的经济数据,就可了解沙巴的经济发展状况是多么的悲观。加上希盟至今依然拒绝兑现发放20%石油税的承诺,使沙巴失去这笔能够用来发展州内经济的资金。导致沙巴缺乏推动经济发展的本钱,进一步打击沙巴的成长。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