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新增1亿1350万拨款?行动党灌水吹很大!





正所谓“谎言重复一百次就会成为真理”,行动党的领袖们都深谙这个道理,因此他们的招数,就是每天在媒体版面上疲劳式轰炸,对华社洗脑说“希盟比前朝好”、“希盟在执政后,拨给了华教多少钱”……等等。


如果希盟对华教的“贡献”没有获得媒体的大篇幅报道,就会被行动党的秘书长林冠英标签为“亲国阵媒体”,甚至获得秘书长办公室特别文告“关心”。


所以近期我们可以在媒体上看到,单单在一个星期之内,行动党的财政部长林冠英竟然可以连续发表了3次关于华教拨款的言论,尽管内容都是大同小异。




比如林财长就指责,前朝时期没有拨款华中、没有拨款增建搬迁华小、没有拨款华小水电费、拉曼拨款比希盟少;而希盟就不同了,希盟一执政,华教的拨款就新增1亿1350万……


而这些所谓的“事实”,还同时获得行动党的张哲敏、丘光耀等人的“配合”制图,在社交媒体上广传,以多重管道的形式向人民洗脑。


然而,如果仔细看他们所谓的“新增1亿1350万”数据,就会发现行动党真的是——骗很大!





华中:行动党污蔑前朝没有拨款给华中,事实是前朝国阵时期已有拨款华中,最少有1500万令吉,最高有3000万令吉。


搬迁增建华小:行动党污蔑前朝没有拨款搬迁增建华小,事实是国阵时期早有按建校计划拨款。行动党所谓的每年拨款2000万,其实是前朝特别拨给10+6华小计划的专项拨款,每年2000万,5年共1亿。但行动党却把这些拨款当作是全国华小增建搬迁拨款,这表示10+6华小计划的专有拨款已被挪用!


华小水电费:行动党污蔑前朝没有拨款津贴华小水电费,事实是国阵时期早已拨出每所学校每月5000令吉顶限,每年总数超过5000万令吉的水电费予半津华小。


全津华小维修费、华中建校基金:行动党污蔑前朝没有公益金拨款予全津华小的维修费,以及华中的建校基金;事实是公益金过去都有拨款给华校。要注意的是,公益金并不是政府拨款,但行动党刻意把公益金混淆为政府拨款,把它纳入为希盟执政后对华教的“新增拨款”,是在浑水摸鱼,往自己脸上贴金!


拉曼拨款:行动党吹嘘拉曼大学学院获4550万拨款(4000万予拉曼校友基金会+550万发展拨款),比国阵更多。但事实是,拉曼在国阵时期最高曾获超过6000万行政和发展拨款。在希盟执政后,拉曼行政拨款被完全取消,发展拨款也从2019年550万削减至2020年100万。


财政部拨4000万令吉予拉曼校友基金会,并不是拨给拉曼主权基金。有关拨款作为学生奖学金,不是专门为拉曼而设,也没有列入预算,与过去国阵在编制内拨给拉曼顶限6000万的行政拨款完全是两码子事。


南方、新纪元、韩江三院拨款:行动党吹嘘3间民办大专新纪元、南方和韩江大学学院各获希盟拨出200万共600万的拨款。但事实是,希盟拨款3所大学学院是基于政治考量,因希盟砍了拉曼行政拨款,为缓和外界非议而拨款三院。但比起拉曼6000万拨款,三院平分600万只为敷衍华社。


看了以上真相我们可以发现,行动党喜欢通过颠倒是非、混淆视听的方式来污蔑前朝和马华,而自己就只会抱着那个“破天荒”的1500万独中拨款日吹夜吹,仿佛这就是行动党唯一所能做的贡献。


然而可悲的是,行动党始终不敢告诉华社:


到底是谁“破天荒”打开华小变质的缺口,让爪夷文单元纳入华小?到底是谁“破天荒”允许YADIM进入学校传教?到底是谁看到国中灯笼被拆后却“破天荒”不追究?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