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槟城水灾看州政府危机处理

槟州再度爆发严重的大水灾,这场犹如台风的暴雨,导致槟州80%的地区发生水患、土崩、树倒等事件,州内多达上百个地区陆续沦为泽地,一些严重灾区水位高达 10至12尺,甚至淹过屋顶,超过5000灾黎紧急迁移到疏散中心。更令人悲痛的是,无情水灾也夺走7条人命。

最难得的是,在灾难面前,国阵联邦政府与槟州希盟政府放下政治上的歧见,携手合作展开救援工作。副首相阿末扎希指示国家安全理事会和警队及国防部协调,全面派出救援单位前往槟城展开救灾行动,而首相纳吉伉俪前往槟州巡视水灾灾情与灾区善后工作,巡视救灾中心及灾区。除了马华志工团于水灾爆发时第一时间动员志工前往展开赈灾行动,马华各阶层领袖也陆续北上,到访灾区提供协助。

大水灾发生之际,显然各个槟州的机关单位,没有发挥其角色,全力救灾,确保人民的安全,为灾黎提供援助, 这已是槟州今年来第三次发生大水灾,槟城各方有必要深入检视问题,以未雨绸缪的态度积极展开治水工程,以减低水灾发生的机率。

身为槟州执政党的行动党,没有理由再以任何借口推卸责任,反之应尽最大的能力作好各种防灾准备,把灾难的冲击减至最低,在最大程度上,必须拟定更全面的计划,以保障人民的安全,这才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

然而,从这场大水灾来看,我们看到更多的无能和弊端,如槟政府完全没有全盘的治水大计,也没有检讨排水系统问题、检讨槟州是否过度开发、检讨槟州2018财政预算案治水拨款等问题。

一个执政9年之久的卸责槟州政府,只是一味埋怨和污蔑中央政府,给予各种借口包括中央救援迟缓、气象局没给及时的预警、吉打河水流入槟州等等推卸责任的借口。

质疑1:槟政府过度放纵开发

自从行动党执政槟城州以来,州内开始陆续浮现许多的问题,包括山头被过度开发而变成秃头山、山坡开发计划到处可见黄泥山,进而造成槟城近年来一直面对一雨成灾的问题。

然而,以行动党为首的槟州政府似乎并不以为意,还是一意孤行地不断批准高风险的山坡开发计划,这可以从已经宣布退出行动党的丹绒武雅州议员郑雨周的控诉中知道得一清二楚。

槟城州政府是一直到了10月21日当丹绒武雅发生夺走人命的严重土崩事件,以及11月4日及5日爆发槟城大水灾之后,才终于肯正视关乎槟城州人民生命安危的环境课题。

其实,早在最近的严重灾难爆发之前,已经有许多人,包括郑雨周、非政府组织,甚至是环境局的评估,都已经非常关注槟城州政府破坏的环境所带来的危害。例如在丹绒武雅的土崩事件发生之后,有人甚至出示环境局的文件显示,有关计划的环境评估是不过关的,但是州政府依然是批准有关计划的进行。

质疑2:治水工程完全不奏效

根据槟州行政议员曹观友所说,从2013年至2017年10月,槟州总共发生了119次的突发水灾,证明槟州水灾的问题是多么的严重,但槟州政府丝毫没有从过去的水灾中吸取教训,更无能为力一劳永逸的解决槟水患问题。

尽管槟州政府声称,治水工程已在进行中,曹观友曾在说,州政府已批准66万5000令吉的拨款,给槟州水利灌溉局立刻展开治水计划,以缓和槟州水灾的灾情,但从此次大水灾的发生,也说明了当局在治水计划上,根本不奏效。

尽管槟州政府将拨出1亿令吉,协助水灾灾黎重建家园并恢复生活,提供金钱援助固然重要,但真正能使人民安心的是,州政府能采取有效措施去防止水灾,以避免日后水灾的问题一再重演。

槟城在行动党不负责任,好大喜功的治理之下,已经导致州内问题丛生,很多人在槟城大水灾发生时,更是发现槟城水灾时一片黄海,经过一天积水才退下,水位急速上升主要是大量泥沙冲向排水系统,积水无法排出,这导致槟城人民心中有一个疑惑,那就是这些黄泥到底是从何而来的?

从接二连三的大水灾,我们看到的是,槟州政府的治水工程,根本无法奏效,也完全无法起减灾及防灾作用。此次的大水灾,许多不曾淹水的地区也纷纷沦陷,若再不对症下药解决,恐槟州水患问题将在未来变得更加恶劣,并遭遇逢雨必灾的可能性。

执政长达9年时间之久的槟政府,完全没有真正的采取治水行动,只是在发生水灾后才补救,治标不治本,完全没有拟定解决水灾,采取对症下药的解决方案,让槟城人民一再受苦。对于这些疑问,槟城州政府必须给予槟城人民一个交待。

质疑3:槟政府预算案治水拨款不合理

从2013年至2017年10月,槟州总共发生了119次的突发水灾,但是槟州政府在2018年预算案中拨出2亿7500万令吉建82个羽球场及4个游泳池,却只肯拨出250万治水,宁愿动用州储备金发花红给公务员,也不愿拨款彻底治水。

这根本说不过去,也很难让槟城人民接受,因为槟城州政府的州财库并非没有钱,而是州政府宁愿选择将钱花在他们认为可以增加政治筹码的地方,好让他们在来届全国大选时可以提高胜算,却放弃解决全体人生安全的治水问题。

如此的资源分配根本是不合理,槟州当下最紧急的威胁是水灾,槟州人民最迫切的需要是解决水患问题,槟州政府应该把更多资源用于治水,而不是兴建羽球场和游泳池。槟州人民需要的是州政府真正解决水灾问题,而不是更多的羽球场和游泳池。

不只如此,槟州政府在这次大水灾之后,只动用1亿令吉展开“槟城再出发”计划,但是之前州政府给一家发展商写一份报告书就花了3亿令吉,为何一家发展商的利益竟然比重建整个槟州更为重要?

质疑4:水灾筹募捐款过程不透明

行动党针对槟州大水灾筹款,却将义款都存入党的户头,做法非常不专业且不透明,如同黑箱作业。行动党需要交待,为何他们坚持要以党户头来筹款,而不是如其他组织,另外开设一个特别给这次筹款活动的户头。

如果行动党的钱是要为赈灾所使用,为何不可以另外开一个户头用来接受义款?其他组织如可以如此做,却只有行动党是例外的。

行动党在政治捐款方面从来都不透明,也从不曾对公众交代。每次在筹款时都是神秘兮兮,从来不像他们口中所说的透明化,同时在对外公开的数额也无从稽查,至于人民的捐款用在何处也不曾清楚交代。

美其名是声称筹基金、筹义款,但事实上这个款项有多少是用在活动?筹款总额是多少?外界都不清楚,也无根无据,因为款项都进了他们的户头。

质疑5:槟政府救灾机关单位失责

在多达80%地区受到水灾影响时,槟州政府却没有启动国家安全理事会,全力救灾,而当军队在水灾发生当天的凌晨1时左右进行救援时,槟州首长林冠英是迟至凌晨3点34分才致电副首相阿末扎希求救,把整个救援工作完全交给中央。

在这一次的槟城大水灾发生期间,不见一向非常高调的槟城志愿治安队,俗称“紫衣队”的队员,以及各区治安委员会的成员给予及时的援助。反之,在外围地区的组织和政党,如马华总部志工团动员志工前往槟城展开赈灾援助行动,马华总部志工团成立北马水灾救援支援中心,为在槟城和吉打两地投入救灾工作的马华志工团志工及马华党员提供支援,同时展开招募志工和筹募赈灾捐款的工作。

然而,在这次水灾爆发时,槟城人民却完全见不到“紫衣队”的踪影,他们到底在哪里?水灾发生时,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为何槟城州政府没有第一时间指示他们动员出来救灾,因此,槟城州政府需针对槟城人心中的这些疑惑做出解释。

在紧急关头,这两个负责灾难汇报和救灾行动的单位没有及时动员以及采取行动,槟城州政府应对它们的失责负起全部的责任,并向全体槟城人民解释清楚原因,然后再向全体槟城人民道歉。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