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话还是两个口


有时官话听太多,真会怀疑,自己脑筋是不是有问题。

例子一:前几天首相说,外国人不可买新山森林城市的房产,引起各界哗然后,不到3天, 所谓的内阁消息说,原来森林城市房产可继续出售给外国人。

究竟能不能卖?虽然有部长出面澄清,是否禁卖外国人还未有定案,不过,作为最大的政策决策者,首相本人至今仍出面澄清自己的言论。

例子二:迎接希盟入驻布城后的首个国庆上,首相说,政府会公平对待各族。 但一天后,希盟政府主办了探讨土著经济地位的土著大会。即使有人想问,既要公平对待各 族,为何不是办探讨如何协助全民提高经济的大会?

听了拥有42国席的火箭领袖,理直气壮反问:“主办土著大会有什么错”,还有反指华人一听 到“土著大会”就跳起来很种族主义的话,你,还敢当面问官老爷吗?

例子三:白糖降价10仙后,贸消部长赛夫丁纳苏迪安希望,小贩及饮食业者能下调饮料及食物售价。

但几乎每家受访的业者或小贩,都以SST及各种不明朗因素为由,告知降价是不可能的事。 是部长漠视业者面对的“问题”,所以才认为只降10仙,就可带动让饮料及食物价格下降,还是业者做生意只懂得“赚”而忘记了“商业道德”?

我不懂。但我同事在GST前、GST归零及SST后,到同样一家营业额都超过150万令吉的粿条汤专卖店用餐,同样的食物同样的饮料,GST及SST时代的价格相比,竟然是SST时代, 加了6%服务后的价格,还贵过GST。

例子四:大选前,承诺取消收费站、保留一马援助金及承认统考文凭;大选后,变成保留收费站、逐步取消一马援助金、5年研究承认统考,不曾在宣言中的宏愿学校,被提出来讨论。 改朝换代后,官话一样还是两个口。

原文链接: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80903/%E5%90%B3%E6%85%A7%E8%8A%B3%EF%BC%9A%E5%AE%98%E8%A9%B1%E9%82%84%E6%98%AF%E5%85%A9%E5%80%8B%E5%8F%A3/?variant=zh-hans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