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敦马解决贫富悬殊论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再重提,种族之间贫富差距必须取得平衡,这样才能创造出 一个稳定与和平的国家,认为华人富有论,又再度挑起华人的神经,因大部分华人富有靠得都是自己辛苦经营的成果,而不是单靠政府的保护政策受惠的。

目前,大马正面临贫富悬殊扩大的问题,首相敦马更应站在如何平衡社会贫富悬殊,而不只是以种族贫富悬殊的角度看待。如果一个国家正面临无法减低社会贫富悬殊过份的差距, 严重的话将会导致社会动荡以及经济停顿不前,这点是肯定的。 若要达到高收入国以及先进国的宏愿,我国首要的是着手于稳定以及减低贫富悬殊的差距,拉近距离, 稳定社会及促进经济发展。

要做到避免“富人更富,穷人更穷”,政府更加应该扩大社会保护网,让全民受惠,不是单一性的针对某一族群,而为了确保财富共享,让贫穷人士可摆脱贫穷,通过政府妥善地分配国家财富,也只有在全民全力共同发展国家,贫富悬殊的情况才得以被改善。

其实,大马大可以参照北欧国家的做法。就拿北欧各国闻名于世的富裕国家来谈,其均贫富的水平,就让贫富分化严重的国家称羡,这主要是要归功于北欧国家的高福利政策。大部分的北欧国家,都提供“从摇篮到坟墓”的一揽子福利政策。

以瑞典为例,在扶持弱势群体方面,政府都会给予失业者和病人全面的照顾政策。若生病超过一个月,雇主将会支付85%的工资,超过一年则由国家负担75%的工资。至于失业一年的失业者可领失业救济金。

不仅如此,巴西政府通过人人受教育的手段,让更多孩子回到教室里也是减贫的手段之一。因此,要缩小贫富差距,巴西政府就贯彻人人平等并受教育机会,从这这一根本做起,也惟一提高基础教育质量,将扶贫的重点从救助转向帮助穷人掌握劳动知识和技能。

要做到得到民心支持的政府,希盟政府在政策上更应该彻底贯彻扶贫政策,减低社会贫富悬殊的问题,确保资源平均分配。大马社会要达致团结,如何在资源分配上取得平衝点,是值得思索的关键点。

倘若首相只注重扶持某单一种族,从种族角度看问题,是极为狭义且短视的,这样对其他种族明显不公,因为若要灌输马来西亚人概念,政策更不应该偏私,这样才会凸显新政府的公正不阿,更何况是得到人民支持的新政府,更应该以身作则,秉持着不分你我的处事态度,才可以彰显出新政府的不同之处。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