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椅上的部长


从旧政府到新政府上台,问题仍然不断发生。这些都反映了不论国阵还是希盟政府,在政策制定和公共设施的设置上仍然采取不亲民、不了解民众需求的离地做法。

朋友在田野考察时,发现柔佛州国阵政府在推广铁路旅游时,竟然把远离铁道的笨珍县也列入了。同时也没有告诉人们,要如何从沿路的火车站前往笨珍的方法。

此外,也听闻有某地的国阵县市议员在地方上设立凉亭供人钓鱼,希望提供当地人新的休闲设施,并且也以此促进当地的旅游业,但是却少人使用,而对前往考察的朋友抱怨。类似这些的个案族繁不及被载,根本没有从民间使用者和游客角度来思考,而只是一味地从自己所认为理所当然的假设出发。最终导致失败也理所当然。

赶跑资深劳工

即使到了新政府上台,这种态度依旧不变。轻快铁(LRT)和捷运(MRT)已经成为许多吉隆坡人上课上学的通勤选择,这不但减缓吉隆坡的交通阻塞问题,也让城市建设往较健康的方向发展。但是新政府上台之后,在不做详细调查和考虑之下,就大幅度削减预算。一些人从现有的轻快铁营运数据分析,指出这样子的删减方式,将会对器材消耗和班次等有负面影响,导致这项公共建设无法发挥其功能。

此外,最近针对外劳人头税的改制,也是一项令人咋舌的做法。许多国家尽力保留最好的外来人才,即使是蓝领阶级,也会尽力保住资深的技术劳工。例如新加坡对于需要的专才和年资久的工人,就采取较低的人头税税率。可是马来西亚却反其道而行,要赶跑资深劳工。

笔者曾经指出,我国对人文与社会科学不重视也缺乏人文思考,因此导致了许多公共政策和设施都缺乏人性思考,进而推出了许多可笑、浪费又不亲民的公共政策和建筑。本文所提及的个案只是沧海一粟而已。针对制定恰当的公共政策与设施的问题,除了大数据有所帮助之外,小数据也是个适合的解决方案。

大数据是近年来流行不断的话题,但是与大数据似乎相反,实际上与其相辅相成的小数据也因此而受到了关注。 《小数据猎人》和《大卖场里的人类学家》可说是小数据运用代表的著作。大数据讲求从庞大的统计资料中挖掘出有用的资讯,但是小数据则运用了人文学科的田野考察、口述访问、翻阅档案与文献等等方式,来找出问题症结,并且提出解除方案。受益于小数据的企业众多,例如乐高(Lego)就是一个例子。

亲身调查受户情况

小数据的使用方式除了找出和了解问题症结,同时也收集资料与找出其中的运作模式,最后提出见解与解决方案,供企业参考。这些见解之中并不依靠直线式和惯性思考的假设出发,而是从实际状况出发,把事情放入社会、经济、心理与文化等构成的情景脉络来了解。因此,小数据是讲求从商品与服务所存在的情景脉络出发的方法,以了解使用者如何使用和定义这些商品和服务,以及人和这些商品与服务的连接。

基本上,小数据的思考方式是以人文与社会科学为基础,也特别强调人类学的田野考察与社会学中的质性研究方法。换句话说,就是离开办公室和摇椅(人类学界以“摇椅上的人类学家”来指称过去不去现场做田野调查的人类学家),到问题发生的现场了解问题和提供解决方案。

不论是前朝或者现任政府,都缺乏这样的思维和行动。部长与官员们在制定政策和规划设施时,都没有深入了解和体验就盲目地做出决定。例如没有亲自长期体验交通高峰期的堵车和挤公共交通、没有深入人民生活(这意味和人民一起生活、上班上学等),或者没有进行口述访谈等等,来了解到底人们过着怎样的生活,了解那些政策和设施是人们真正需要的。

许多人对前朝政府不满,很多是不合理也不亲民的政策与设施所引起。现任政府应改变前朝政府制定政策和设施时的方法,学学离开摇椅的人类学家,离开舒适的办公室,亲自到前线去感受人民的生活,不再做一个离地的、坐在摇椅上的部长与官员。不然,将迟早重蹈国阵覆辙。

原文链接: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62040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