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库通党库?委任党亲信任官企高职,阿兹敏林冠英被踢爆玩转雪槟

阿兹敏和林冠英被揭发担任大臣/首长时独揽大权,几乎控制完所属州内的官联公司;他们亦安排党内亲信进官联公司及机构担任董事高职,助长政治恩庇文化!

前朝政府委任政治人物担任官联公司董事所引发的贪污滥权问题一直为“前反对党”所诟病,但日前一份由马来亚大学经济学家艾蒙特雷斯古密兹教授发布的研究报告书《政府营商:多样介入形式》(Government in Business: Diverse Forms of Intervention)就揭露,原来早在新政府执政前,由民联/希盟所执政的槟州和雪州,就已出现政治人物控制官联公司的趋势。

该研究报告指出,州大臣或首长拥有太大的权力,通过设立官联公司及任命董事会高层,间接将官联公司作为政治恩庇和奖赏工具。该报告更展示了希盟政治人物与官联公司关系的图表,并列出许多希盟政治人物受委为雪州和槟州政府官联公司董事高职的名单供读者查看。

艾蒙认为,这些领取津贴的董事职,是为了趁执政之便增加希盟各党的资金和存款。言下之意,即是存有滥权谋利、州库通党库的嫌疑!

从报告中得知,身为雪州大臣的阿兹敏,通过担任董事职位,以“更好的”控制雪州大臣机构(MBI)所拥有的公司,如雪州集团(Kumpulan Darul Ehsan Bhd)、雪州旅游局(Tourism Selangor Bhd)、雪州投资机构(Invest Selangor Bhd)、雪州通讯企业有限公司(Communcation Corporation Sdn Bhd)、Pendidikan Industri YS Sdn Bhd以及雪州子民后裔基金会(Yayasan Warisan Anak Selangor)(见图1)。

他通过委任公正党和行动党领袖如西华拉沙(Sivarasa Rasiah)、卡玛鲁巴林(Kamarul Bahrin )、杨美盈和郭素沁等担任官联公司的高职(见图1),以及间接持有一些公司如雪州集团(Kumpulan Darul Ehsan Bhd)及雪州柏朗(Kumpulan Perangsang Selangor)的股份,近乎控制了州内的企业和社企。通过掌控这些媒体、教育和公益机构,阿兹敏被视为借此来谋取政治利益!

槟州方面,研究报告指出首长林冠英于2009年设立槟州首长机构(CMI)并担任主席,使他的权力更加“集中”,“方便”推动和落实州政府的政策。

在2017年5月,槟州首长机构被揭发在没有公开招标之下,以低于市场价格的1.56亿令吉,直接协商卖掉太子道(Peel Avenue)的土地,之后再不经公开招标直接卖给财团建医疗城。难怪当时槟民青团代团长卢界燊指责,昔日前朝州政府卖地需首先通过州土地委员会议决,再上呈州行政议会,由首长和10名行政议员作集体决定,但如今槟州政府售地,只需首长一人决定即可,可见当时槟州首长一人独大的情况相当严重。

另外,虽然研究报告中仅列出首长林冠英担任了6个官联公司及机构的董事职位(见图2),但事实上,根据林冠英在2017年第13届第5季第1次槟州立法议会上书面回答揭露,他在槟州整整担任了19家州政府官联公司及机构的主席职位,几乎掌控完所有州的机关部门,权力可谓无限膨胀!

该研究也指出,比起雪州,槟州政府委任了更多的政治人物担任官联公司的董事会高职,其中行动党的领袖包括曹观友、林峰成、彭文宝、黄伟益、再里尔(Zairil Khir)等等。

更有趣的是,就连来自槟州以外的行动党领袖,如雪州的潘俭伟和森美兰州的陆兆福,也分别担任Island Golf Properties Bhd、以及升旗山机构(PHC)、槟城旅游局(Penang Global Tourism)的董事,令人哗然!

对此,研究报告建议,新政府如今在整顿官联公司的同时,国会也必须成立专门监督官联公司的委员会,提高官联公司的问责与透明度,尤其必须杜绝利用官联公司作为政治恩庇的歪风。

身为作者的艾蒙也建议,国会应成立一个由在野党领导的委员会,专门监督官联投资公司,以便更加问责、更具透明度!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