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死有何利国惠民之处


作奸犯科,为非作歹,恶毒无道,尤其是谋害人命、买卖毒品、私藏军火、奸污儿童、奸 杀女性的人该不该死?若说,杀人偿命是落后、不文明、不人道的,如此惩处手段已不适 用于正朝文明国前进的马来西亚,那对枉死、惨死之人是否有人道、公义可言?

废除死刑,彰显人道、仁政、文明,并非不可, 但必须有前提条件,必须是在教化普及,社会稳 定和犯罪率大大被降低之后。若今天,在马来西 亚何任一州、一县、一村里,都可见路不拾遗, 夜不闭户;若今天,即便身着华服的旅客把几公 斤重的金项链挂在脖子上,把几万令吉的现金放 在手提包里,皆可安然招摇过市;若今天,即便 我们的车子忘了上锁也能泊在家门前,或店前度 过宁静的一夜;若今天,没有猖狂的恶贼盗匪, 或可姑且讨论废除死刑。

又或者,今天人人心中有正义、公道,且绝大多 数人与机关、单位也都能勇于行出正义、公道,但凡做了伤天害理,犯了重罪者,一旦被 揪、被逮定无地自容,举家为耻,陪感愧对双亲和列祖列宗。甚至未经定夺须偿命严惩, 已生悔改之心,感悟生不如死,要用余生赎罪,以自己的经验告诉世人莫要重蹈覆辙,感 化走上邪门歪道的人,那么死刑可废。

如若不然,养着不知悔改的重罪者,除了彰显大马法律很人道,赶得上“文明”的潮流之外, 有何其他利国、惠民的现实意义?又有谁能保证,一旦死刑废,也断然能杜绝那些愿为权 力和金钱推磨的魔鬼,确保那些死里逃生的重罪者不能靠旁门左道,逃离法律制裁?

如今恶人当道,奸淫掳掠,欺诈劫杀频频,已非现有的执法单位和一部刑事法典所能应 付、治罪的。捉了放,放了捉,不少警察已与惯犯在无数次的“捉放定律”中“相知”。警察能 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惯犯了如指掌;而警察看着惯犯干案数量与等级一次更胜一次,明知就是他干的,却总碍于证据不足,无以定罪,比猫捉老鼠还无趣。可现今的领导人不但 不施严刑峻法,不下猛药,反而想废了有阻遏作用的死刑,这可对得起手无缚鸡之力的老 百姓?

孟子有次劝告梁惠王,大意是,君王没设定完善的制度让人民务农以时,衣食无忧,老少 各得其所,反而让猪狗吃了人食却不阻止,路上有饿民却不开仓赈灾,这无异于君王操刀 杀人。今天,猪狗不但吃了人食,还吃了人命,胸怀宽广的领袖却选择善待猪狗,免了死 罪和暗杀良民恐怕也没有不同。

原文链接: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803756/%E8%A9%B9%E9%9B%AA%E6%A2%85%C2%B7%E5%BA%9F%E6%AD%BB%E6%9C%89%E4%BD%95%E5%88%A9%E5%9B%BD%E6%83%A0%E6%B0%91%E4%B9%8B%E5%A4%84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