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款 602亿,拉曼 0.01%


希盟政府此次编给拉曼大学学院(TARUC)的拨款遽然大减,华社上下闻之,多有不满;唯位高权重的財政部长林冠英不但一意孤行,不愿顺应民意,酌量增之;受访应答乃至高调厉声警告马华不要大幅调涨学费,否则可能遭到对付云云。

可能吗?兹举石油的津贴,当可明白一二。如果国库不再出手搀扶,任由油价跟随市场浮动;则油商怎么可能继续保持低价售出?逻辑分明,道理浅白,一目了然,思之自明;何以这个党还是搞不清楚状况?

显然的是,财长正在试图扭转议题的焦点了。不但这样,党之错调,接二连三。钱不够用?则要拉曼思虑调动储备金应急。然则,不管校方怎么处理,眼下的问题,始终不得其解:不知财长的标准毕竟何在,乃至政府的拨款少到这个地步呢?

理由所持,乃是国债高筑,连累国库拮据,捉襟见肘。身为校友之一的郭素沁乃举本身部门预算削减,挺身力证这点。说是这样,大家想必知道,2019年财政预算案教育部年度总得,仍有602亿令吉的天文数字,占总额的两成。

什么概念?意思是说,对比之下,拉曼所得,只有微不足道的区区550万。按比率算,拉曼来年仅占教育拨款的0.01%。如果财长愿意顺手提高0.01%,也能增至千万。如果配给1%,则是相对合理的6千万!由此可见,怎么说,都说不过去。

马华前总会长翁诗杰先生到底明白人,所言確实:学院虽为本党先辈所建,当中其实也有党外之心血。而且,这些年月本校栽培的子弟,也不限马华同志的家庭和子女,同时涵盖了南中国海两岸的多元族群。

何况,如果那点津贴不足应对开支,学院又不能增加收益,连锁的反应,將会如何,暂且不做定论;但是,一切想必只能将就将就,最终国家教育的整体素质必然因此受累了。

原文链接: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69237?fbclid=IwAR2vYME0YpL0T2KpD6qXsxsOyjL5CJvhMDa_326xR8e6tVbsnulnDFM_zvE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