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长2句真言


财政部长林冠英上任以来,说了很多话。 不过,对小老百姓来说,财长有两句话,是耳熟能 详的,一来是因为财长说了很多次,二来是财长每 次说,都是有大事时。

第一句,问首相。

印尼归还“平静号”进展?问首相;签不签ICERD?问首相。

第二句,财长的权力。

SST豁免清单,行使财长的权力,这个行业免税,那个物品免税;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课题,也是再来一 句:行使财长的权力反击。

作为政治领袖,一句句“问首相”,让小老百姓觉得,林冠英好像很没有权力,连回答问题的权力都没 有。但玩味的是,林冠英又时时耳提面命,说他行使财长的权力,做这个做那个,告诉小老百姓,他是 有权力的。

其实,在小老百姓眼里,官的权力都是大的,官越大(例如财政部长)权力越大,无庸置疑。 怎样才算党校分家? 在拉曼大学学院拨款课题上,要不要拨款,拨款多少,都是掌权者的权力,甚至拨款给拉曼是上世纪70 年代马华跟前朝政府的契约,如今新政府掌权者要翻脸不认账,也没人说三道四。

因为,这就是权力。 更何况,运用权力整人,尤其是整治政敌,不但有现实的政治利益,还有心理上的快感。因此一朝权在 手,便把令来行,实是常态。

林冠英在拉曼课题的强硬态度,是否有整治对手的可能,就见仁见智。他说的党校分家要求,也获不少人认同,不过问题在于拉曼虽然是马华创立,但是由信托局在管理,是要怎样才算党校分家?是要拉大教育基金会委任的代表,全部都不能拥有马华党籍吗?

那么,委派的代表拥有其他政党党籍或党派色 彩,会否也惹争议? 事实上,以财长拥有这么大权力而言,能做的不只是如此。 当年拉曼的设立,说到底就是现实政治下华裔子弟遭受不平等的对待,而马华只能退一步推出的妥协方案。

近半个世纪以来,拉曼固然培育很多英才,但华裔子弟的升学路上不平等,依然还是悬而未决的老问题。 盼教育享平等待遇时至今日,华小所获的拔款依然不敷开销,独中与华中虽有获拨款了,但华社依然还在承担华教的开销,形同另一种税务。

华社要求的是什么?说白了,就是孩子的教育享有平等待遇。 因此,拉曼课题牵动的,也是华裔家长忧心孩子的未来教育问题。

当然,财长是要照顾全民,不是只照顾华社,但现实是,国内各大族群当中,哪个族群的教育待遇最需获得照顾呢?因此这不是只照顾华社,而是让华人也能享有平等的教育待遇。

林冠英常常都说行使财长的权力,那么期待他能让华文教育拥有足够的拨款及资源,让政府大学有足够学额不再让学生(尤其是华裔生)被拒门外,让只能就读私立大专的清寒学生享有学费补贴减轻开销。

当拥有权力的财长做足了这点,拉曼大学学院有没有拨款也不再是课题,就让自由市场去决定他的未来了。

原文链接: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1128/%E8%B4%A2%E9%95%BF2%E5%8F%A5%E7%9C%9F%E8%A8%80%E8%AE%B8%E5%9B%BD%E4%BC%9F/?fbclid=IwAR10FCRYQM345i_j3g1GxGKRnieOR_f8uT630hrluWNBZUgVUim7PLNjC2M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