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经、教分离?林冠英只敢对华社喊,不敢对马来人讲



财长林冠英向华社喊话,别要求政府拨款,他形容这个举动是“政治化”。


他向七大乡团喊话,也是向华社喊话,除了拉曼必须政教分离之外,以后经济也必须与政治分离。


这位自称是马来西亚人的新特种财长,只敢对着华社张牙舞爪摆官威,动不动就威胁华社,给华社扣上政治化、种族主义的罪名,面对巫裔群体,却温驯得像只可爱的小绵羊,卑恭屈膝的姿态,只差没有跪下请安。


试问华人不是马来西亚公民吗?华人纳税比其他种族少吗?为什么林冠英却只敢叫华人别向政府要求拨款?


如果他自称是马来西亚人,就应同样向国内其他种族,包括巫裔发出同样的喊话,然后在政府体系中以同一标准落实政、经、教分离的政策,而不是欺负已被他利用尽殆的华裔社群。


我们从以下的例子就可以看出他所谓的政、经、教分离有多真心,同时也证明他的理论只敢对华社讲,却不敢向马来群体发表同样的论述:


1. 当希盟政府以政府名义,召开土著经济大会时,林冠英敢向首相敦马哈迪说不吗?土者经济大会难道是林冠英口中的政经分离吗?


林冠英当时怎么说了?当马华质疑一个由全民选出的政府,却办单一族群的经济大会时,林冠英回答:办土著经济大会有什么错?


如果办土著经济大会没有错,为何华裔要求应得的拨款就是政治化?


2. 财长被问起玛拉拨款时,得意洋洋的告知分文不减,但对牵制着清贫家庭华裔生升学之路的拉曼大学学院的行政拨款,却一再提政教分离,这是什么道理?欺华怕巫吗?


3. 企业部声称政府发展第3国产车,为的是要提高土著经济占有率,请问这是政经分离吗?


为什么林冠英和行动党在土著优先的各项课题上,不是静静就是显得必恭必敬,从不敢展现半丝不满,相反的,面对华社的诉求,却是恶形恶相?


华裔不能捍卫自己的权益,否则就是后门副国防部长刘镇东所谓的种族主义。


华裔身为纳税人,给了税,不能向政府要求应得的拨款,否则就是政治化。


如果这不叫灭华,如果这不叫边缘化,难道叫做普天同庆,皆大欢喜吗?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