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斗人眼中的Tok Mat 原来他是这样的人…



晏斗,一个民风扑素的小镇,完善的基本设施,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小小的州选区,将在本周六迎来一场补选,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继续代表国阵守土,也就是守护他出世生长的家乡,以便为他的家乡贡献自己的力量。


猪肉贩何九提起被当地人昵称为Tok Mat的末哈山,第一句话就是:“他哪里种族主义?我卖猪肉的,他都跟我做朋友,我们常在咖啡店喝茶,这叫种族主义?”


何九和哈山是同一条村子长大的,也就是当地人称为福建村(Kg Pinang),他知道他口中的朋友阿Mat的为人。


“他爸爸是这地区的垃圾头(垃圾承包商)。他在5年级时,爸爸突然去世,一家失去依靠。当时真的很穷,很穷,我跟他哥哥一起踢球的,他那时小,也很喜欢踢,但真的太穷了,连球鞋也买不起。”


“他读到书,后来做了合发吉星(Cycle and Carriage Bintang Berhad),就是那家卖马赛地车公司的董事经理。也常回来我们这边走,有时驾着摩哆,有时驾车,看到我跟我开玩笑要买猪肉。过年前,一定拿月历和日记簿给我,叫我帮忙派给乡亲。”


“他没有架子的,嘴巴有时硬,但心肠很好。看到老人家辛苦,总是拿钱给我,转交给他们。他说他穷过,他知道穷的味道。”


“2004年他当了大臣,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架子,坐着摩哆到处巡,捉那些偷沙的人。那时他才上任不久,没有人知道他就是州务大臣。”


对于希盟指控Tok Mat在任14年没有做工,印裔居民瑟可G回呛:“希盟你们应该证明Tok Mat哪方面没有做到,指他没有做工是错误的,现在晏斗什么都有,消防局、诊所。”


“他从来不看肤色的,我认识他这么久,他对淡小的帮助从来不曾少。印度庙宇,只要我们开声要求,他一定做到。希盟只是对他做不实的指责。”


茜华甘美也认同Tok Mat的为人,因为她孩子小时候生病时,需要一笔手术费,对清贫家庭的她确实难以负担。当她向Tok Mat求助时,他二话不说给她5000令吉的医药费,至今茜华甘美仍深表感动。


“他是个乐于助人的人,没有看我们的肤色,我相信他的为人。”


曾是行动党支持者的石忠义,如今对希盟和行动党深感失望,他希望华裔选民不要再给希盟欺骗。


“他们讲的都是骗话,现在中选了,当了中央政府,当了州政府,物价跌了吗?油价跌了吗?没有。”


“Tok Mat是本地人,他知道这里的需要。他的服务中心,每星期四一定开的。有什么事你找他,他都会帮忙。相反的,如果选了希盟的史德蓝,我敢写包单,这4年肯定找不到人,我根本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

Tags: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