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路费变塞车费,收购大道不花一分钱?


白沙罗区国会议员兼财长政治秘书潘俭伟,领着两份薪水,却依旧玩弄人民的智商。


以前潘俭伟用很多数据证明他所说“收购大道,取消收费站”行得通,他也声称只需250亿令吉就能买下全国26条大道的特许经营权,届时全国就能废除收费站。


他还说,政府应该买下隆布大道(MEX),因为根据他的计算,只需区区3亿4400万令吉而己,为什么他不这么做?


为了应付今年2月的士毛月补选,希盟提出收购由金务大(GAMUDA)控制的4条大道,分别是白蒲大道(LDP)、西部疏散大道(SPRINT)、沙亚南大道(KESAS)和精明防洪隧道(SMART),并声称改以塞车费向使用者收费。


随后财政部宣布要以62亿令吉购买这4条合约即将届满的大道。


62亿令吉的收购价已是一个疑问。这4条大道献议收购价分别是白蒲大道24亿7000万令吉、西部疏散大道19亿8000万令吉、沙亚南大道13亿8000万令吉和精明隧道3亿6900万令吉。


按照潘俭伟的说法,3亿令吉就能买下白蒲大道,为什么需要24亿7000万令吉?


许多专家认为用人民的钱买4条即将合约届满的大道,再让使用者支付塞车费,根本没有财长和潘政治秘书所说的全民受惠、不花一分钱,这种说法,更多像是愚弄人民。


专家提出的意见如下:


第一、这4条大道的交通量,随着吉隆坡公共交通系统的发展和改善,已在2015年开始不断的下降。包括LRT1/LRT2和MRT1建竣通车之后,附近一带的居民都愿意乘坐使用,例如:


- 白蒲大道的车流量2016年下降1.9%,2017年下降2.9%。


- 沙阿南大道在2018年,车流量下降5%。


- 精明防洪隧道自2015年起,车流量已下挫30%。


随着MRT2和LRT3相继竣工,相信雪隆一带大道的车流量也会跟着减少。


第二、为何是这4条大道?根据财报,这4条大道除了白蒲大道有盈余之外,其他都亏损,是为了救这家特许经营公司?


第三、希盟政府成立的特殊功能公司(SPV)的目的是为了借贷支付62亿令吉的收购费,根据每年4%的利息计算,每年要支付7000万令吉利息,还没计算62令吉的本金。


有趣的是,潘俭伟说收购这4条大道不花分文,这是什么逻辑?是他不会算,还是以为人民不会算?再者,增加62亿令吉的国家债务,除非潘俭伟可以告诉人民,这笔债务不用还,不然,再怎样看,也是人民两边“买单”。


第四、一些专家认为,政府多付28亿2000万令吉给金务大,对他们的股东而言是一笔横财。


第五、林冠英声称政府在收购这4条大道后,不必每年赔偿大道公司(作为不涨路费的代价),从中节省53亿令吉的赔偿金。事实上,他的数据不知怎样算出来,明显的事实是国债增加62亿令吉。


总结一句,希盟收购这4条大道的计划,并没有潘俭伟或林冠英所说的好处,相反的政府亏损、国债增加、特许经营公司发了一笔横财、纳税人买单、使用者继续付费,收费站依旧存在,只是征收的费用叫做塞车费!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