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青年理事会分文未得,青年力量俱乐部却获拨款,政治因素?

针对政府最新宣布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第12项策略,即体育运动团结人民,希盟政府将继续加强青年发展计划,为青年力量俱乐部(YPC)、马来西亚未来领袖培训学校(MFLS)和志愿服务计划拨款1亿3800万令吉。对此柔佛州马青团长林添顺表示对2020年有关青年发展预算表示遗憾及失望,因为该预算并没有列明将为马来西亚青年理事会(Majlis Belia Malaysia)提供任何拨款的同时,全国各地青年团体也将无法获得相关拨款来持续运作及活动。 希盟政府在预算内完全忽视马来西亚青年理事会,那也代表他们并不承认拥有70年历史的马来西亚青年理事会及属下超过40个全国性的青年团体(包括八大华青),作为马来西亚青年发展的主要推手。我对此举动表示无法认同的同时,也质疑希盟政府为何为在509后才成立的青年力量俱乐部(YPC)提供行政及活动拨款,此举是完全不合乎逻辑的。希盟政府此举更让人联想到青年力量俱乐部是政府或某政治人物的外围组织。 希盟政府此举对全国青年组织团结运动是一种背叛。一直以来马来西亚青年理事会及各全国性青年团体在国家和地方社区的监督下,这些年来拥有完整的组织结构,也一直默默为社区及国家推动健康的青年运动栽培年轻领导接班人。这些年来各青年理事会及各团体都能获得政府尤其是青年体育部的常年行政及活动拨款。但很遗憾的是,政府只于2019年向青年团体提供“象征式”的行政拨款,如今在2020年预算案中却分文未得,那要全国青年团体如何能够继续生存呢? 如今的青年体育部已经完全和青年团体脱节,早前更在全马青年团体反对下坚持提呈青年法令的修改,也就是将青年的定义从原本的15岁至40岁改为15岁至30岁,更有不少青年团体表示那对青年团体所造成的伤害是浩劫性的。但遗憾的是,我们尊贵的青年体育部长却无动于衷、坚持己见。事后有关法令也被5个州署公然反对,到现在都还未有一个定案。 我希望各州政府不会遵循联邦政府的傲慢自大的态度,并以开放、成熟和具有前瞻性的态度,确保灌输青年志愿服务正确思想,并能产生强大而持久的影响。我希望各州政府都必须理解这种青年组织运动,并为青年团体提供行政及活动拨款,因为每个青年都是出于自发性及兴趣而聚集在青年组织的成员。 最后,如果马来西亚政府未想要认可马来西亚青年理事会及其所有附属机构,我大胆建议所有青年组织取消在原有的青年发展法令(ROY)下注册的青年团体,而改为一般的社团注册(ROS)。并希望希盟政府不要靠剥削非政府组织及操控青年团体而把他们当成是政治斗争的一部分。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