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给顾及大局的华裔同胞的一封信



给顾及大局的华裔同胞的一封信


或许您在上一届大选,对我们很是失望,您投票给希盟,也可能您现在还有一些放不下的怨气,但恳请您给我一封信的时间,让我告诉您,马华是多么地需要您的支持!


马华创党至今,走过建国时代,走过共享政治和经济磨合的时代;当然,我们也度过不和谐的岁月,甚至是国家陷入政治动荡及金融风暴所带来的不安。踏入2020年以后,这两年来,我国也面对前所未有的疫情挑战,我们痛过,恨过,苦过,伤过,这条路,我们都一起走过。


2018年大选,马华首次成为反对党,承蒙选民的手下留情,我们没有被对手剿灭得一干二净,但也几近全军覆没。


希盟执政时,马华面对前所未有的针对和报复。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即使马华当了超过60年的执政党,也从来没有这样清算政敌,而恰恰地我们被政治报复了,马华一手创办的拉曼被砍了拨款,他们为了对政敌的赶尽杀绝,拿华裔子弟升学平台开刀。他们口口声声说政教分开,但却利用政府机关来对付政敌和华裔子弟。


不仅如此,他们对待华教的态度是缺乏诚意的。董教总领袖与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商讨爪夷文课题,但却被没收了手机,这是对华教的侮辱。行动党陆兆福为敦马拿麦克风骂董教总,这是寒了多少华教人士的心啊?马华历任副教育部长不敢这么想这么做,马华只希望执政后的行动党能承先启后,延续马华对华教的工作,但他们却对华教人士的轻蔑,极力推动爪夷文,更尝试要淡化华族的身份认同。


很多人说,为了大局,我们需要支持希盟。何谓大局呢?行动党给我们画了很大的饼,所谓的大局就是塑造更好的马来西亚,以马来西亚人为先,不再强调马来主权或族群身份。但在他们执政后,却选择窝在选民向往的大局背后,操作起种族议题,完全无视他们曾经给选民划出的马来西亚梦。

我们只听到照顾好马来人中下阶层,政权就稳了,不需要花太多心机去搞中文系,不需要对爪夷文太敏感,学习爪夷文更像马来西亚人。


他们为土著大会护航,说华人听到土著大会就害怕,其实华人也很种族主义,需要照照镜子;然而,当董教总与各大华团组织欲举办华团大会时,却遭到希盟政府发出庭令阻止召开,行动党和公正党领袖完全没有吭一声。


试想想2018年大选后,华裔议员占多数的执政党给了我们什么?华裔人口比例逐渐减少,我们团结投给一个政党,他们却要求我们淡化华族身份认同,但却没有将同样的标准落实在各族群上,公平和公正的马来西亚是需要各族共同创造的,而非华族单方面的付出和牺牲。


记得2018年9月,《中国报》专栏作者黄振治就曾发表一篇文章,题为“还好有祥哥”,也就是指国会反对党内至少还有一位华裔反对党议员,为华教和华裔发声,挺直腰杆地监督希盟政府。无论在朝在野,马华都能做好工作,壮大马华,才不会看到行动党的嚣张跋扈,更不会听到行动党训斥华裔选民的声音。





2018年大选后,华裔议员占多数的执政党给了我们什么?华裔人口比例逐渐减少,我们团结投给一个政党,他们却要求我们淡化华族身份认同,但却没有将同样的标准落实在各族群上,公平和公正的马来西亚是需要各族共同创造的,而非华族单方面的付出和牺牲。

コメント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