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拨款治水全国最高却逢雨必灾,雪政府无能十年不曾改善


马华中委刘振国揶揄,逢雨成灾几乎已成了雪州的“品牌”,而雪州政府一天无法解决水灾的问题,雪州的经济将永远无法出现起色,州民也将一直活在担惊受怕之下。


他说,雪州是全国各州当中“宣布”花费最高治水开销的州属,但是过去10年来,雪州却始终无法摆脱逢雨必灾的命运。


“先别以最近造成全国大水灾的降雨量来作比较,就算只是普通一场豪雨,就足以将雪州多处淹了。”


他说,加影区週一下午后一场大雨,导致两个地区爆发闪电水灾,高水位积水也迅速涌入多间商店及民宅;水灾处分别是加影位于美华谷(Lembah Mewah)及士毛月路一带,因一个多小时降雨,而发生闪电水灾。


他指出,雪州其他多区包括沙登、蒲种、斯里肯邦安等,每逢雨天,州民就提心吊胆,深怕随时都会发生水灾,造成财物、人命损失。


他说,上週,雪州政府宣布在2022年拨款6000万令吉治水,而这次“拨出巨款”,是为展开各项长期的治水工程;但其实去年雪州政府也曾宣布要申请拨款5亿令吉,拟定长远治水计划。


“看来雪州政府最厉害宣布,年年都有宣布防范及应对水灾的拨款,而且可以算是各州当中最高,但年年发生水灾的机率,依然是全国最高。”


他说,雪州因为州政府的无能,已从十多年前全国最先进州,成为如今几乎是最落后州了,外资厂家都因雪州成为水灾州后,而逐步撤离。

Comments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