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半年5度河污染大制水,成雪州2020年“最特出”政绩



(吉隆坡5日讯)马青总团发言人李奕渊揶揄,雪州政府今年内的政绩乏善可陈,但是于3月到9月期间,短短半年内竟发生了5次因河流污染而造成的大制水,这绝对是今年让人难忘的“政绩”!

“针对制水问题,雪州政府不但无法保障水源干淨,监控不力,也完全没有应急的计划,导致一旦出现问题,只能牺牲人民,直接断水,竟然在一而再发生污染、滤水站故障后,也完全没有任何应对的紧急措施。”

他说,雪州政府无能管理及控制州内的情况下,造成一而再、再而三发生同样原因的制水,拖累了雪隆地区数以百万用户,被逼要四处存水和取水。

“更甚的是,当人民都必需面对行动管制令的同时,竟要遭受无水的折腾,绝对是让人民身累,心更累。”

他是针对雪州週四再次发生因雪州河污染而被逼关闭水源,造成雪隆近120万用户,被逼面对制水之苦,发表上述谈话。

他说,今年第一次因污染而起的制水,是发生在3月17日;第二次则是3月27日;第三次是4月14日;及第四次是在4月26日,和最新一次是9月3日。

“人民很怀疑,到底雪州政府在控制州内的污染与环境问题上,做过些什麽;还是一直都在忽视了这些问题,甚至一连发生5次相同的事件,他们却继续无视。”

他也说,在还没有收购与全权管理水供时,雪州政府最爱将问题归咎于于中央政府,结果在一拖再拖之下,于2019年9月,雪州水供重组问题拖延多时后,雪兰莪水务管理公司(Air Selangor)终于完成收购工作,从同年9月13日起成为雪兰莪、吉隆坡和布城唯一获得执照的水务管理及水供公司。

“雪州大臣阿米鲁丁当时还指出,雪州水务管理公司在今年4月已完成收购州内的五家私人水务公司,它们分别为商业高峰私人公司(Puncak Niaga Sdn Bhd)、雪州水供公司(Syabas)、雪州水务集团有限公司(Konsortium Abass Sdn Bhd )、雪州水务有限公司(KASB)及雪河公司(SPLASH)。”

他说,去年9月完成收购,到今年9月刚刚满一年内,却发生大大小小各种制水,雪州政府也不曾有过任何应对方法与紧急措施,往往一旦发生污染,就被逼直接停水。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