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挺闪选一时反闪选,无关民主或疫情,希盟只在意自己能否胜选



刚落幕的沙巴州选举,民兴党+阴沟里翻船,狠狠打脸当初大赞沙菲益解散沙巴州议会,还政于民的一众希盟领袖。然而,沙巴也因为这场不必要的州选举,导致疫情进一步加剧!


沙巴议会原本在2023年才届满。


沙菲益在2018年通过接收国阵的政治青蛙,顺利取得政权后,当了26个月的首席部长。


可是当前首席部长慕沙阿曼以同样的手段招揽青蛙,当中包括从行动党和公正党跳槽的州议员,实行夺权计划,却被沙菲益中途“截糊”,弄个闪电州选。


民兴党+和希盟当时打着消灭政治青蛙的旗号,指责前首席部长慕沙阿曼收买政治青蛙,推翻沙菲益领导的州政权;希盟一众领袖集体发挥选择性失忆,大赞沙菲益在沙巴疫情有明显恶化的情况下解散州议会是明智之举,抬出民主精神,指此举是还政于民。


但经过州选后,民兴党+和希盟不再提民主精神,因为他们输了.在他们的字典里,输了就是没有民主。


相反的,他们把枪头指向沙巴日趋严重的疫情,怪罪国盟政府抗疫不力,林吉祥声称如果还在希盟时代,肯定比国盟做得更好。


但林吉祥当时并没有阻止这场州选举,还记得他同样说要教训政治青蛙。


说穿了,希盟和沙菲益在乎的不是疫情和人民健康与安全,他们在乎的是政权。他们当时估算过,沙巴解散州议会,他们胜算高,所以才全力附和在疫情严竣期间,举行州选举。


最为吊诡的是,他们一方面赞成沙巴闪电选举,但刘镇东却警告沙巴选民,如果让国盟胜出,全国很快就会闪电选举。显然,在希盟的逻辑时,沙巴闪选是还政于民,中央闪选就不是。


由此可见,这是希盟的胜算与怕输问题有关,与民主、疫情完全无关。


我们再看,砂拉越首长阿邦佐哈里表示随时敲响砂州选的战鼓,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却反对,声称为人民着想,因为疫情越来越严重。接着,砂州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也迫不及待的表态,反对砂拉越州选。


无可否认我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已越来越严重,在沙菲益宣布解散沙巴议会时,沙巴疫情也正在增加,为何不见祖基菲里和张健仁出来反对?


更何况根据记录,砂拉越这届的州议会将于2021年6月 7日届满,阿邦佐哈里的宣布也很理所当然,他并没有说要马上闪选,为何希盟如此紧张?


理由很简单,因为经历了22个月的执政,他们玩弄人民本事已摊开在大家的面前。如果这时候砂拉越州选举,又或者全国大选,他们不是怕疫情,他们更怕输掉。


所以讲到最后,希盟支持闪选或反对闪选,通通都跟民主、疫情无关,反正他们要的是政权,赢了就是有正义,输了就是别人的错,如此而己。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