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坚持中庸路线,国家才有希望


国阵于1973年成立,取代当时的联盟。这也是回应当时513种族冲突事件的政治影响,因为在1969年全国大选期间,联盟的支持减退,失去大半的支持,尽管没有失去政权。当时行动党、民政党和伊斯兰党获得大量的支持。


在513事件解除紧急状态后,联盟开始讨论政治合作方式,接受民政党与人民进步的加入,共组合作联盟。这两个政党于1972年加入,随后伊斯兰党也加入,国阵终于在1974年注册为有9个成员党的联盟。


2018年,国阵在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次被推翻。国阵成员党纷纷离去。政治都是现实的,没有永远忠诚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只有巫统、马华和国大党,继续忠于国阵。


联盟在1969年的遭遇再次于2018年重演,不同的是,当时联盟还能组织政府,而国阵则成为反对党。行动党一如1969年那样,成为最大的赢家。


国阵失去政权后,许多人都认为国阵完了,这样的说法太过武断。可能很多人忘了国阵在砂拉越州没输,只是成员党胜出后离开国阵。国阵也在沙巴赢了,但沙巴国阵领袖在赢了后选择离开国阵。


经过两年的调整,国阵已成功适应反对党的身份。经过多场补选,国阵也胜出,支持率更是倍增。但不代表国阵的品牌已让人民恢复信心和支持。国阵的胜利来自多个因素。


一、人民对希盟感到失望;二、国阵与伊党的策略性合作。三、人民已判断出国阵与希盟在治理国家的能力;四、国阵有能力坚持中庸精神,挑选背景良好的候选人,使竞选策略奏效。


这些因素对国阵具有什么意义?经历两年在野的日子,国阵始终没有失去焦点,继续坚持自己角色,持守着中庸和包容的路线,它不会失去所有影响力,同时被视为最有效和最成功的政治模式,相比希盟更有成果。


如果国阵模式被视为有毒,相比之下,只执政两年的希盟政府显然比国阵毒。希盟的品牌比国阵败坏得更迅速。如果我们认为国阵需要重塑品牌,希盟不仅需要品牌和新形象。如果说国阵的治国方程式落伍、老旧,为什么希盟还要延续国阵之前的方式?


国阵把马来西亚带上辉煌,尽管还是有缺点,不过我们却成功使马来西亚成为现代化的国家。


在金马利补选后,国阵倾足全力,人民眼晴是雪亮的,他们体验了国阵时代和希盟和民兴党治理下的生活。他们选择了国阵,尽管国阵是反对党。


国阵现在的问题都是世界各老牌政党曾经面对的,包括日本自民党、印度的国大党、英国工党、保守党和印尼的专业集团党等。政治从来不是直线发展的。国阵作为反对党需要新经验和新模式。那到底是什么?


首先,国阵正处于政治不稳定、多变并充满“破坏性技术”的环境中。它必须具有弹性和灵活,为此它绝不能僵化,国阵的僵化也可能是导致第14届全国大选后被成员党离弃的原因。


第二,中庸路线是国阵的支柱理念。人民相信,惟有共享权力和共识精神,才是治理马来西亚迈向和谐与公平的唯一途径。国阵不能把中庸治国的理念拱手让给其他政治联盟。


我们必须探讨新的模式。“国阵++”也需就是国阵的智慧。不是所有政党需要加入国阵才能与国阵合作。国阵的合作伙伴不一定是政党。国阵可与公民社会、有识之士和团体,针对政治共识和国家利益合作。“国阵++”的伙伴需签署“行为守则”,使各方的关系能够清楚的处理。


无论是国阵还是“国阵++”,国阵都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品牌,建立一个政治模式需要漫长的时间,国阵已经经历了。虽然经历了失败,但不永远灭亡。只要有正确的策略,灵活和清晰的路线图,国阵将成为更好、有活力和现代化的政党。我们要紧记,“很多胜利比一次失败更糟糕”。国阵必须重复1973年联盟当时做过的事,历史不断重演,而它确实在2018年重演了。


巫统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