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政府施政无能监管不力,雪隆大断水不是意外



过去几天,雪隆一带数百万居民齐声哀嚎,突然而来的断水,打乱了许多人的周末;家家户户忙着“扑水”,到处找饮用水、向亲友借厕所、餐厅无法营业等等,就连平日的问候也变成:“你家有水吗?”


这次的断水事件,源自于位于万挠彩虹花园工业区一家非法工厂污染贡河(Sg Gong)所导致,根据媒体报导,这家工厂不是首次因污染事件被对付,早前也曾因污染事件被罚6万令吉。


雪州大臣阿米鲁丁制水这件事上,一再推说州政府无权对付污染者,指责总检察署过去多年接获雪州针对水源污染的调查报告仍没有采取行动。


总检察署针对此事反驳说,他们从 未接过雪州的报告。


属于雪州政府之下的士拉央市议会进一步揭发,这家工厂无牌营业长达6年之久。从一开始营业以来,就不曾申请执照。除了没有执照,他们也没有在当局批准下,擅自建起建筑物。


非但如此,单在士拉央区内,就有308间这种无执照营运的工厂在运作。


(新闻链接: 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central/2020/09/07/362291 )


既然阿米鲁丁声称他们没有对付污染肇事者的提控权,那么执照的发出、监管的权力都应该是雪州政府的权限吧!为何这家工厂能够无牌营业,曾导致污染但仍能继续营业?


随着这项揭发,印证了近日的雪隆大断水,根本不是希盟粉丝一再辩护的“纯属意外”,而是源自希盟雪州政府的施政无能和监管无力,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针对此事,反贪会已证实介入调查。


所谓没有检控权,无非是阿米鲁丁为希盟以及他的施政无能、监督不力找借口。污染和断水已发生,事后的提控,也只是亡羊补牢。


雪州常年发生的水供问题,不是新鲜事,而且都是可以防范和避免,问题的症结在于雪州希盟将水供问题政治化,在自己执法权限下,该做的却没有做,任由污染再度发生,任由水供不足。


因此,阿米鲁丁根本无需什么检控权,只需执行手中的权限,认真扛起供水、对付非法工厂、监督等责任,雪隆居民就能避开常年间歇性断水之苦。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