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牌风波看穿,政客最爱小拿破仑


马青雪兰莪州团秘书颜康凯指出,Timah事件由诚信党点火,经公正党煽风,伊斯兰党也跟着起哄,乘马六甲州选期间闹得沸沸扬扬。就在Timah酒商被逼到墙角,即将无奈改名之际,幸得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出手斡旋,这起风波才得以平息,Timah也不必改名及重新设计包装。


冷不防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关税局突然要求餐厅及咖啡店,从2022年伊始,必须申请酒牌才可卖酒。这每张RM1300的酒牌,对于全国数以万计的非穆斯林餐厅及咖啡店造成直接冲击。本来就因近两年来的行动管制令,导致生意凄风苦雨,如今更因酒牌事件而雪上加霜。


火箭除了假情假意表达反对之外,一如既往的拿出其“骂马华、怪马华、赖马华”的看家本领,总之,尽力抹黑马华就是了。


当火箭诸公(尤其是林冠英)还在喋喋不休,网军还在如火如荼准备农场文及抹黑制图的当儿,魏家祥再度发挥其速雷不及掩耳的高效危机处理能力,透露他早已和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积极进行沟通,并且宣布,财政部已指示关税局取消这一项措施。


虽然魏家祥当时远在伦敦出席国际海事机构大会,但他还是能联络人在新加坡公干的东姑赛夫鲁,对方也向他确认,财政部已取消落实酒牌措施,并且答应再次指令关税局遵循财政部的决定。


酒牌事件峰回路转,终于水落石出,原来是拿鸡毛当令箭的小拿破仑所为。


林冠英眼见煮熟的鸭子飞走了,不晓得是否因没机会大势渲染而恼羞成怒,诬赖魏家祥只发布中文文告。实际上,魏家祥的英文版本文告,与中文文告发布时间,相距不过几分钟。堂堂前财长林冠英,竟然也为此大做文章,难怪被魏家祥批评此举为无聊至极。


还有更荒谬的后续,林冠英形容魏家祥宣布的所谓取消酒牌,并不是真的被取消了。其实,魏家祥在宣布酒牌申请被取消时,同时附上财长的相关公函。林冠英到底是假装没看到,还是看不懂马来文?


或许是“骂马华、怪马华、赖马华”上了瘾,意犹未尽的林冠英,显然试图转移焦点,把财政部取消关税局即将在2022年初落实的酒牌措施,与各州政府对于酒类零售管控混为一谈模糊焦点,指魏家祥对业者不负责任。像这样的无赖指控,摆明是那种批评不用本钱的典型政客所为。


当过财政部长的林冠英,没理由不知道,州政府有不少独立权限,是中央政府鞭长莫及的。当林冠英把矛头指向马华时,就故意把马华部长在内阁的权力无限膨胀到比首相还大。反观自己任财长时,就连早已承诺的承认统考都办不到,还无能的把其父亲林吉祥摆上台,一句“不顾马来人感受承认统考,希盟会倒台的!”轻描淡写把承诺推得一干二净。


话说林冠英言论的虚伪,火箭主导的槟州政府,早在2020年4月间,就已打算禁止杂货店卖酒。火箭这边厢打着维护非穆斯林权益的旗号,另一边厢却也在认真探讨禁售酒类。由此可见,火箭领袖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虚情假意,其等级之高,可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及。


总的来说,这次的酒牌风波,小拿破仑试探水温,火箭领袖非但没有真心诚意协助人民解决问题,反而借助小拿破仑的诡计到处点火。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