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林冠英当22个月财长的“经典杰作”



前财政部长林冠英下野之后,在本季国会下议院被问起希盟脱售大笔国家资产一事,叫提问的议员去问时任经济事务部长,也是现任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


林冠英“什么事都要问人”是很正常的事,也非常合理, 毕竟他在位22个月的确很忙,忙着当小丑耍杂技,看到最后,我们真的要衷心感恩第7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亲手把希盟结束。


还记得林冠英刚受委时,一脸的意气风发,向广大人民表示,财政部有“红色档案”,他要一一揭发国阵贪污舞弊的罪证,结果呢?


还记得林冠英刚受委时,打破全世界的对国债定义,硬把政府担保当债务,硬指国阵留下1兆令吉的国债,尽管当时国债只有6868亿令吉,他过后还像小丑般大吼大叫,告诉国人,幸好换政府,不然国家真的要破产了。


还记得林冠英指责国阵时期的公共交通计划太昂贵,他和他的政治秘书硬把整个捷运和轻快铁计划的规格弄小,然后自吹自擂说他们省钱了。


还记得林冠英被问起当初希盟政府向日本借贷的详情,林冠英叫人问首相敦马哈迪。


还记得被问起是否恢复英语教数理的课题时,林冠英同样叫问他的人去问首相敦马哈迪。


还记得林冠英出席《2019年投资大马》大会,他不可一世的警告银行必须放宽贷款,并暗示如果不听话,他将向他们征收暴利税,结果隔天银行股价全线暴跌。


还记得林冠英说要“帮”前朝的1MDB公司还债,向日本借贷,奇怪的是,1MDB的债务本金一分也没有少,说好要减轻国家债务,在他任内,却把原本2018年国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8.7%增加至52.7%。


还记得林冠英提出通过发债券,收购4条由 金务大(GAMUDA)拥有的大道以期废除大道收费。他声称债券不是政府的钱,声称晚上给使用者免费,其他时间要收费,他定义这个叫做废除大道收费。最后这项计划没成功,但金务大股价大涨了一段时期。


还记得林冠英装摸作样的指责GST退税不见了,原本说不见180亿,后来他指责官员放错小数点,实际是192亿令吉。他不仅不会看数字和小数点,还诬赖官员,污蔑国阵打抢GST退税,实情这笔退款是希盟拖延支付,钱都在政府的统一基金里。


还记得林冠英打起“政教分离”、“政商分离”的旗号,天天对着马华开炮,不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把原本交给自立合作社负责的华裔中小企业贷款,转去国家储蓄银行(BSN),因为他不是华人,所以行动党被华人捧上台后,就可以尽情打压华人。


还记得林冠英对着华人恶形恶相的嘴脸,针对爪夷文列入华淡小课纲事件,董教总向媒体发表林冠英欲接见他们,被他狠狠教训一顿。面对马哈迪时,他说马哈迪是为了救国,继续推选他为希盟首相人选。


还记得……还有太多太多了,过去22个月里,林冠英何止不知道他变卖国家资产,不断把国阵时期累积下来的优良资产贱价变卖,他甚至至今还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会计师专业资格。


所以公平起见,我们不能对林冠英凡事要问人感到沮丧,相反的,应寄以无比的同情。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