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亚沙区水灾索偿委会,马华助灾民追讨损失


马华公民运动局主任吴健南指出,该党在灾民的要求下成立“亚沙区闪电水灾索偿委员会”,向州政府追讨合理的水灾赔偿。


他于13日在莫琛花园的马华救灾中心,宣布索偿委员会由来自双溪乌绒的灾民邓凯文为首,已向他登记的灾民经有双溪乌绒13户、莫琛花园9户、快乐花园1户。


吴健南表示,马华将以义务的方式协助灾民,灾民只须向该党亚沙闪电水灾索偿委员会总协调何彩思进行登记即可,有关索偿完全免费。有意登记者可联络何彩思(019-655 5722),截止日期为11月30日。


他认为,亚沙路所发生的严重水灾,怀疑有疏忽之嫌,因此他将协助灾民向州政府提出索偿,因为所有专家的调查资料与管理宁宜河的水闸或水坝工程的权限,都在州政府掌管之中,州政府必须公布水灾的肇因,不可能要求灾民自己去调查,人民拥有知行权,只能由专家专属的权限去调查,灾民只好以此方式迫政府交待真正的理由。


怀上游水坝没及时关闭


据他与工程师进行讨论与确认后,怀疑班底路上游水坝没有及时关闭,亚沙是在下游,瓜拉沙花的水闸在更下游,水闸若没有及时关闭,可能会影响到上游,宁宜河氾滥,或导致河堤崩坍,因为州政府至今没有给予人民清楚的加以说明肇因,以致使目前的说法,令人愈来愈怀疑是人为疏忽造成。


他说,该党将依据2015年金马仑的100户农民法律诉讼个案,因国能公司疏忽管理当地的水坝,造成农民蒙受的损失,以及夺走4条人命,这项大马重要的案例,最后法庭判此水灾并非是天灾,而是人为的疏忽,农民胜诉,获得合理的赔偿。


他说,马华将协助灾民向州政府、水利灌溉局、水务公司的机制单位索偿,因为至今为止,州政府还是无法有效的公布调查水灾肇因,我们将要求州政府公布与问责真正的原因。


“有关方面有不断企图转移视线的说法,一会儿说河床太浅、一会儿又说雨量太大,其实涉及河流的土地权限都在州政府手中,若排水道与河流的设备,有任何不足的地方,州政府都应该加以改善,令灾民感到这场不寻常的大水灾,是人为疏忽所致。”


不满政府没善后


此外,灾民也满意州政府在水灾发生后,没有给予有效的善后工作,及时启动天灾委员会的救灾工作,协助灾民清除公共卫生设施,未有效的提供基本的援助,包括提供食物、水、床褥的必需品予灾民,只依靠一些义务团体与议员的拨款来协助灾民,以及给予灾民足够与合理的援助金,所发出的区区500令吉援助金,也有灾民投诉还未拿到。


他认为,水灾发生后,政府应该启动福利局的员工,来为灾民进行完善的登记工作,索偿委员会的举动并不是要譭诽或中伤政府,主要是向州政府施压,以后发生类似事件时,须更谨慎处理危机,确保灾民不会因下雨而感到不安。


负责进行登记工作的何彩思说,灾民在进行登记时,须携带身分证、地契复印本、门牌税、报案纸、索偿的清单 ,所购买物品的收据,所提呈的资料愈多愈好。


该索偿委员会主席邓凯文说,灾民都不相信天灾会造成今次的水灾祸害,种种迹象显示是人为疏忽造成,州政府应该向人民交代,为何在水灾发生后,当局要在宁宜河滤水站处进行紧急的抢修工程,这显示该处发生了事故,该滤水站最靠近亚沙区的民宅,这场水灾经造成一名20余岁的男子失踪,至今仍下落不明。


他认为,当晚的河水上升的快速速度非常不寻常,犹似有一股特别的力量加速水位上升,是居民所未试过的,因此推测可能与宁宜河的滤水站事故有关。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