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重返国会所为何事?跌跌撞撞的拜相之路


经过多日的猜测,公正党候任主席,或是希盟白纸黑字确认的候任首相拿督斯里安华终于宣布在森美兰州波德申制造一场补选,铺设他接任首相之路。

509全国大选,希盟获得人民支持成功执政,敦马哈迪医生以93岁高龄出任我国第7任首相,他并没有对自己的高龄感到尴尬,对于自己的任期,却一直发表不一致的说法。从大选前说好的两年,随后又否定两年的任期,声称有许多工作要处理,需要更长的时间;到最近,他发表担任多两届首相都没问题的言论。

敦马对交捧日期始终模棱两可,让安华深感不安;自被特赦以来,安华不断周游各州各国,像是远离政治核心,像是对敦马的领导充满信心,偶尔针对人民对希盟政府不满作出提醒,这一切看似无意,却是有心。

没有人能保证两年后的政治光景如何,更何况,像安华这样一个向来不甘寂寞的政客,要他远离政治舞台,一方面他绝不可能适应,另一方面,他更担心人民遗忘了他。

8月9日,安华发表他会尽快重返国会,推动国会改革议程,避免权力过于集中于内阁。他强调,不会接受任何国会议员辞职,以制造补选让他进入国会。

安华所提的国会改革议程,只是巧妙的针对“一个敦马”的政府;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内阁,每个部长对敦马的指示都是唯命是从;其中行动党各正副部长更是毕恭毕敬,财长林冠英凡事要问过首相,声称政府招开土著经济大会没有问题;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就土著经济大会一事要华人回家照镜子;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声泪俱下的声称自己没有决策权;贸工部副部长王建民大拍胸膛保证敦马要实行的第三国产车计划,不会成为宝腾2.0等等。

安华必须防止敦马再度坐大,因为他始终不相信敦马会乖乖交出政权,毕竟敦马是他一生中最熟悉的敌人。1998年因敦马革除安华引起的烈火莫熄运动,至今已20年,如今,敦马出任第7任首相,安华虽已不是在野,却依然摆脱不了屈身敦马靡下的宿命。

敦马从不曾把安华当成接班人,否则他根本无需收编被视为安华死忠支持者的阿兹敏,任用他出任经济事务部长;敦马的部署已催化着公正党内部派系的斗争。

为了政权和党内稳定,安华必须回到政府权力核心。

由此可见,无论是为首相之职,或是稳定党内的斗争,安华必须回归政治核心,若是如此,安华坦白说就是了,为何老是兜圈子呢?

9月10日,向来有爆料王之称的公正党副主席,也是正与阿兹敏竞选署理主席的拉菲兹,为安华的回归提出一个有趣的理由,他声称,安华回归是为了预防万一敦马身体不适,希盟出现权力真空,试问副首相已是安华之妻旺阿兹莎,纵然旺姐表现差强人意,在夫婿调控之下,岂有权力真空之理?

同一天,安华也发表了他重返国会将不接受官职等职位,只要到处演讲带动支持敦马。他的说法充满趣味,如果不接受官职,何必制造一场波德申国席补选,如果只是要到处演讲,何必非得要制造补选成为国会议员,难道现在的安华做不到吗?

寓言故事《国王的新衣》,骗子告诉人民,只有聪明人才会看到国王身上的新衣,若你是群众,为了不让别人说你笨,你会装作看到安华身上披着漂亮新衣,还是坦白说出安华裸露身子呢?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