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杀鹅取卵,出售政府最大资产博政绩



希盟上台后国家经济不升反跌,为了掩饰这个困境,不惜偷换概念。其方法就是,藉由售卖国家资产套现来补救经济不振,并制造经济繁荣假象。因而一次又一次贱卖国家资产不断重复上演。 希盟大肆售卖国家资产的过程,始于出售世界第二大私立医院集团IHH医疗保健集团。 要叙述IHH医疗保健集团的故事,必须从其全资子公司班台医院有限公司(Pantai Hospitals Sdn Bhd)开始。 1995年,大马商业大亨陈志远的成功集团旗下所拥有的班台医院,出售给了第4任首相敦马哈迪的儿子。接下来,班台医院被授予外劳医药检验及监控有限公司的特许权,以及通过Pantai Medivest有限公司授权班台医院为25家政府医院提供药物和进行协调的供应特许权。 在2001年,马哈迪的儿子把班台医院出售给一名名为林东洋的华裔商人。在易手后,林东洋又把有关医院出售给新加坡最大的医药集团——新加坡百汇医疗集团。 2006年,阿都拉成为我国第6任首相的期间,大马政府通过财政部从新加坡百汇公司购买回班台医院。因为当时的国阵政府认为,外劳医药检验和监控,以及政府医院的供应特许权不能掌握在外国人手中。 2010年,当纳吉成为首相后,成立了IHH医疗保健集团并献意收购新加坡百汇公司。当时竞购异常激烈,因为来自印度的富通也有意得到百汇。但最终大马成功收购百汇。 自此,百汇公司、班台医院集团有限公司以及国际医药大学被纳入IHH医疗保健集团旗下,成为新马最大的私人医院集团。 2012年,IHH医疗保健集团收购了土耳其最大连锁医院业者Achibadem集团。这使IHH医疗保健集团成为土耳其最大的医院集团。 同年,IHH医疗保健集团在大马股票交易所上市。第二年,IHH医疗保健集团获得了在香港建设医院,以及随后在中国成都和上海建设医院的特许权。 2015年,IHH医疗保健集团开始通过收购ContinentalHospitals和Global Hospitals India,把其业务扩展至印度。 对于IHH医疗保健集团来说,2016年是相当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因为这一年,该集团成为保加利亚最大的医疗公司,IHH医疗保健集团在该国购买了Tokuda Hospitals和City Clinic。同年,IHH医疗保健集团在缅甸仰光市开设了第一家医院。 IHH医疗保健集团随后获准在武吉加里尔的国家医药大学旁边,建设国际医科大学医院。香港格伦伊格尔斯医院也于2017年开始运营。 IHH医疗保健集团甚至进一步收购了曾在2010年与自己竞争收购新加坡百汇的印度富通集团。通过此次收购,IHH医疗保健集团成为了印度第二大医院集团。 在国阵政府的支持下,IHH医疗保健集团成立以来的短短8年里,如希盟所说的,让许多国家在人民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卖掉了国家”。 在此期间,IHH医疗保健集团的收入从每季度8亿令吉增加至36亿令吉。该集团年收入也达到了115亿令吉,市值在第14届大选之前的一个月达到了550亿令吉。 第14届大选后,国家经济的噩梦开始了。对国家经济发展做出极大贡献的国库控股领导层,被希盟强迫卸任和取代。而这也是政府大规模出售国家资产的开始。 希盟政府后来把国库控股在IHH医疗保健集团所拥有的16%股权,脱售予三井物产(Mitsui),导致国库控股不再是这家国际集团的最大股东。相反,日本成为了IHH医疗保健集团的最大股东,这家集团在12个国家拥有83家医院,是世界第二大私立医院集团。 更可悲的是,财政部长林冠英竟把这笔交易形容为希盟在执政后,2019年5月份“大马历史上最高的外国投资”。世界上还有比他脸皮更厚的人吗?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