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私人医院将降价?最怕政府“剁”人民、保商家



财政部长林冠英声称鼓励设立私人医院,才能因提高竞争使医药费下降。他的说法除了不合逻辑之外,还引起人民的担忧。


私人医院降价之说就像巴刹多开几档菜档,让他们竞争,大家就会自动削价。可是,私人医院是菜档吗?


病人和医生根本没有价钱可以谈,生命不是一棵菜,生命本来就无价,就系在医生的医术和手术刀之上。因此,除了以公费经营、不以盈利作导向的政府医院和诊所之外,所有私人诊所、私人医院都不可能削价。降低收费只不过是林冠英一厢情愿的想法。


无论林冠英怎样想都好,公共卫生与医疗服务是政府的责任,这是不能推卸的。过去国阵执政时期,政府已做到只需区区1令吉就可以看病的福利,无论任何身分、背景和肤色。 私人医院无法与现有的公共卫生与医疗体制相提并论,更别说取代政府该扮演的角色。林冠英鼓励私人医院设立的同时,我们更希望不要忽略公共卫生与医疗领域的发展,不要牺牲低收入群的福利,或削减公共卫生与医疗的常年拨款。


林冠英于2010年担任槟州首长期间,把一块国阵时期划分作为兴建人民组屋、中廉价房屋的山竹园土地,以每方尺232令吉,共1100万令吉的售价卖给KLIDC,说是发展州内的医疗旅游。


KLIDC的股东正巧是他洋房屋主彭丽君。就是这位彭丽君,在2015年以低于市价的价格,把洋房卖给林冠英,声称是你情我愿。


这案件在希盟执政后,总检察署选择不提控。但很多人都没有忘记这块山竹园的地段,尤其是低收入群体,也就是无法在槟岛找到栖身之所的群体。


同样的,林冠英去年宣布2019财政预算案,拨款290亿令吉给卫生部,他也在2019年9月1日宣布推行一项给私人保险公司承办的MySalam医疗保健计划,这个计划声称保障B40贫困群体,但实际上却没有帮上多大的忙。


这项计划之下,B40群体只有在2019年9月1日前没有被确诊患上36种疾病,同时年龄介于18岁至55岁之间,才可以受保。


这种排除法之下,受惠的人数大大降低,生病的人数被排除掉,患病机会大的老迈者也被排除,已大幅降低保险公司的赔偿风险,对真正需要医保的穷人和病人,根本于事无补。


因此就有报导指,政府给了承保的私人保险公司4亿令吉作为保费,但私人保险公司只付出了300万令吉的赔偿。这根本是稳赚不赔的生意,而且是赚得盆满钵满。


医院、保险公司都有他们生存之道,政府不必干预或协助,政府该做的就是加强公共卫生与医疗体系,保障低收入群体在无论什么环境下,依旧可以获得合理的医治。


我们最担心是政府与商人勾结,一方面鼓励私人医院的设立,另一方面削减公共卫生与医疗的开销或拨款,若是出现这种情况,人民就有如砧板上的水鱼,任人剁了。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