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爱我棕油运动”无作用,修复马中外交关系是重点


马华英迪拉马哥达区会主席郭大雄指出,“爱我棕油运动”形同一场政治宣传,无助于显著提升国内棕油或棕油副产品的用量,或者减低仓库存量,难以护盘油价起色回升。


针对原产部推介“爱我棕油运动”,以激发人民拥护棕油,平日多用棕油或棕油副产品,也是马华彭亨州英迪拉马哥达区会主席的郭氏说,我国消费人历来对棕油一往情深,然而,由于市场人口规模太小,能够消化的产能也十分有限,难以护盘油价显著回升。事实上,我国是世界上第二大棕油出产国,棕油绝对不是一般性的农作物,国内现有585万公顷种植区的庞大产能,历来以出口为导向,必须依赖海外买家大量采购,方能消化产能过剩,扶持油价稳定高企。


他认为,除非“爱我棕油运动”能够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成功劝服人民以棕油代替自来水去洗澡、洗车、浇花或洗衣服,否则,这场运动难以受到实际成效。相对来说;在面对欧盟敌意打压围剿的情况下,原产部长必须抽离一厢情愿或表演作态的应对行动,转而带队造访世界各地,积极招揽买家广泛开拓新市场。


政治变天以后,马中外交关系热情不再,一带一路的动作和声音,也承受诸多打压和刁难,招惹中方采取限购棕油措施,导致产量过剩引发价格持续下陷,这是新政外交政策缺欠周全考量的后果。


他说,棕油价格能否短期回升,很大程度上寄情于中国大陆的市场态度,只要中方恢复无限量吸购政策,价格回升肯定指日可待,政府其实无需理会欧盟杯葛不杯葛。


“因此,为了棕油小园主垦殖民的幸福和理想,也为了恢复乡区经济的活动和动力,我们呼吁首相敦马迪极力修复马中关系,在四月初再次官方中国时,带着讲好说好求好的心态,参与一带一路合作峰会论坛。我们深信,‘爱国棕油运动’是否成功,真正战场不是在马来西亚境内任何一个据点,也不能依赖人民能不能改变态度,而是须看向海外买家的具体反应,尤其是中国大陆是否乐意恢复无限量采购政策。”

Comments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