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电话录音涉藐视法庭,反贪会到底有何动机?

对于反贪会首席专员拉蒂花公布9段共长约45分钟与一马发展公司案相关的电话录音,不少人质疑其合法性,有者觉得有趣,有者认为是政治报复,但大家共同担心的是,大马的法治会因为这一次事件而被摧毁。


对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否真的犯了罪,由于相关案件仍在法院审理中,任何一方针对相关案件发表的任何评论,都很可能会涉及藐视法庭。


但身为一名律师和大马公民,我必须提出的是:


根据马来西亚法律,任何诉讼案中的所有相关证据,都必须在嫌犯被提控后尽快交给被告,让被告能依据所提交的证据准备辩护。《刑事诉讼法》第51A条明确规定,必须由检方进行审前公开。如果任何一方在案件进行过程中,获得了可以被视为新证据的资料,则必须提交给法庭,以进行评估,包括确认证据的真实性。


因此,反贪会忽略正常作业程序,通过媒体揭露新的证据,是非常耐人寻味的。事实上,反贪会首席专员拉蒂花在加入反贪会之前,是受人尊重的资深律师,拥有多年执业律师的经验,但是她此次的举动让人感到困惑。她应该对《1950年证据法》和《刑事诉讼法》有深入的理解。当一名记者问她,如何从律师的角度看待她在媒体揭露相关电话录音的合法性,她却以现在她是反贪会首席专员而不再是律师为由,拒绝回答。拉蒂花是否在戴上反贪会首席专员的官帽后,就删除了自己累积18年的法律经验?


为什么拉蒂花需要花那么冗长的时间来做一个新闻发布,来揭露泄密的电话录音?她违反一般法律标准作业程序的背后动机是什么?在同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她曾说过将针对相关对话录音展开调查,并将调查结果移交给警方。她为什么不等调查结束后才在媒体公布?如今连首相媒体顾问卡迪耶欣也发出警告,反贪会可能会因泄漏这段所谓“高层阴谋”录音,而丧尽公信力,若有关录音无法核实其真伪,则反贪会将被视为诽谤工具。


还有一个疑问:反贪会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证据把纳吉定罪,所以才曝光这些录音,企图把纳吉交给公众舆论审判,渲染他是一个怕老婆的丈夫,有可能伪造账目的负面印象。


若是如此,那我们国家还要司法体系来做什么?以后我们干脆把所有嫌犯交给媒体审判,然后由脸书来做出判决就好了。


又或者,作为公正党前忠实党员的拉蒂花,一直以来都是纳吉的无间道?


因为部分的录音通话似乎还了纳吉的清白,证实了“阿拉伯王子”和纳吉之间只是要解决问题,而不是要抢劫人民的钱。


此外,所公布的录音中,也没有任何有关一马发展公司案件相关人物刘特佐的录音。连首相敦马哈迪御用律师哈尼夫也感到震惊,而警告反贪会这种将录音公诸于世的做法,将会危及正在审讯的一马案件,而可能导致纳吉脱罪。


反贪会公开录音不仅引起国人关注,也引起国际关注。因为遭到窃听的录音还包括与其他国家领导人的对话,这将使人认为马来西亚是一个警察国,每个人都可能受到监视,即使是首相和外国领导人也不能幸免。


拉蒂花为了摧毁一名已经失去政权的个人的政治生涯,以抹黑的手段企图让希盟在金马利补选获益,而破坏了马来西亚的外交关系和国际形象,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


今早,拉蒂花告诉媒体,说公布这些录音是因为“不想看到独立机构被破坏”。但是,现在正在破坏独立司法机构的恰恰就是拉蒂花自己,也凸显了她在法律程序上的无知。


难道拉蒂花不是因为表现出色,在司法界享有声誉,才被受委为反贪会首席专员?还是,她的受委是基于她是某政党律师的关系?


或许,新马来西亚也带来新的反贪会程序。所谓的法治,已经成为一种奢望。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