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大马的旧朋党,财政部被削弱,老马亲信得势


由马哈迪所领导的所谓“新”马来西亚,实质上更像一个“旧”朋党所统治的国家?


著名的《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在日前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前首相纳吉被马哈迪领导的希望联盟拉下马快两年了,希盟信誓旦旦要消除朋党主义,他们说,正是朋党主义导致了像一马发展公司丑闻这样的课题。


文章认为,某些领域的确有所改进,比如调查贪污个案及放宽媒体管制,连国际透明组织也在它最新公布的贪污印象指数中,把大马的得分从47提升到53。


“可是,虽然马哈迪承诺了一个全新的马来西亚,民间组织却开始指责执政党及其商业伙伴中饱私囊的行为。令人民担忧的是,新政府看来还执意要萧规曹随。”


文章指出,老马的其中一项承诺是检讨政府官联公司的管理制度。这些由政府主导的商业机构,在大马的经济中无处不在,并在其中一些领域享有近乎垄断的地位。经济学家曾批评它们低效和缓慢,浪费国家资源及挤出私人投资。


“在前朝的制度下,官联公司的角色吃重,得把利益通过合约、准证、执照和金援等方式输送给党员和关系密切的商家。朋党经常被委进入董事局,让他们得以接触到收入来源。”


“没人知道马哈迪对这种制度作出了怎样的改革。他上任后最先采取的步骤之一,便是更改一些官联公司的报告对象,导致主权财富基金国库控股及国家基金国民投资公司,不再按照传统向身兼希盟盟党党魁的财政部长林冠英报告,反而向首相署及由其他首相亲信领导的部门负责。”


“政府以提升官联公司的效率为由进行这类改动。


文章批评,停止政治委任官联公司董事局的承诺也被抛到九霄云外。老马自委为国库控股主席。在基层方面,希盟的党员,包括好几位还是上届大选的落败者,也被委以乡村发展部属下几个政府机构董事局的职位。


“这项改动的政治影响立竿见影:财政部对企业团体的传统影响力变得式微,却被转到马哈迪和其政治亲信手上,让他在这个脆弱的希望联盟中得以进一步巩固其势力。”


“除了政治操控还有几项裙带指控。政府最近决定要把独立的航空业经济监管单位大马航空委员会,和另一家航空机构大马民航管理局合并,被一个消费人协会指控为假公济私,意图拯救管理不当的航管局,同时扫除航委会监管让业者得利。”


“另外,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也被揭发写信给马哈迪,意图左右一项10亿令吉工程的颁发。老马过后说,部长有权力在其职权范围内颁发工程。”


评论认为,要消除商界和政治界之间的鸿沟依然前路漫长。一项关于政府采购的法令将在2020年被提呈。虽然最近有迹象显示政府有意减低在官联公司的持股,若真的成事密切监督依然不能避免。过去,拥有政治联系和背景的大亨经常有办法取得被转让的政府财产。


“希盟是借助普罗大众对经济的担忧而一举执政,可是证据显示,新的政府欠缺新颖的想法来激活经济学者经常形容为平庸和无竞争力的国家经济。”


“政治委任依然在官联公司董事局发生,工程合约继续被圈定给朋党,大亨依旧享有政治优惠。当人民苦于生活费高涨和日益疲软的就业市场之际,老马至今唯一的答复就是要求穷人提高自己的效率。马来西亚的打贪行动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