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给予希盟什么委托?




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日前公开催促公正党尽速决定是否接受“马安配”,可谓一语敲醒很多人!

首当其冲的是蓝眼党魁兼其中一名当事人安华本身。作为2015年希盟三党成立的其中一个发起政党乃至领头羊,安华必定万万没有想到,如今公正党竟然被后来加入的敦马喧宾夺主沦为如今希盟的次要角色。

根据早前事迹发展,安华一开始似乎还想尝试带领希盟其它盟党老战友包括行动党和诚信党一起同声同气,甚至以希盟大哥姿态拒绝敦马不合理的重新任相要求。结果最终反而在非常难堪的情况下被反将一军,被迫不及待重新掌权和跟其步伐不一致的行动党公开要求考虑有关敦马的献议。

是的,不管509获得选民委托执政的希盟,转变为如今的希盟++,或民希马,唯一不变且换汤不换药的是一切以敦马马首是瞻、听敦马的话,主要还是协助其继续追逐其没有止境的重新任相梦。

其二则是于2018年大选有参与投票的大马选民。

尽管陆兆福一般讲话用字非常谨慎,但还是难以掩饰实质内容的苍白和矛盾:

“行动党不能让支持者失望,因此必须重新执政,才不负人民的委托。我们不会只是准备当反对党,因为人民选了希盟当政府。我们的委托被夺走了,现在要抢回来。”

若从严谨的合约法角度而言,我觉得其上述言论中最值得我们尤其是一众希盟支持者深思之处在于:人民在509大选究竟给了谁执政委托?

随着敦马于今年2月24日自愿辞相导致希盟政府倒台后,当年的有关委托还有效吗?

当如今一切已物换星移和面目全非,希盟已重新洗牌为希盟++,或民希马,那这跟当年人民的有关委托还有什么关系吗?

难道当年人民所给予的委托,就是要希盟听敦马的话,任其任意妄为?


别忘了,有关选民委托的实质内容即希盟当年向人民所承诺的洋洋洒洒竞选宣言,包括进行国家体制改革、分拆总检察长职务、让反贪会向国会负责、不分肤色公平对待全民、承认统考、制度化增建和拨款华教、减轻人民经济负担、政府相关公司要职拒绝接受政治委任等,有哪样已落实了?或至少看到基本的兑现承诺诚意?

其三则是一众至今依然对行动党忠心耿耿的火粉。

追根究底在这起希盟早前丢失政权,到如今要重新夺权闹剧里,我认为最没有政治尊严和原则的肯定非行动党现任领导层莫属。

试想想,安华即便多么渴望一圆多年相梦,但经历了早前的希盟主席理事会逼宫和敦马辞相风波后,至少已对任何跟敦马合作献议心死,或至少持保留态度。

但行动党则完全在这方面没有自省之心和原则底线,为了达到重新夺回政权目标,而不惜典当本身党格和尊严,即便明知道敦马早前已违反君子协议拒绝交棒予安华,在任时也对火箭本身诸多不满和为难,甚至最终导致整个希盟政府因此断送执政大好江山。但为了政治现实筹足组阁席次,至今依然坚持跟敦马站在同一阵线、听敦马的话。

当然陆兆福等火箭头头还是可以辩称他们向蓝眼作出的公开提醒乃出自善意,且没有强迫接受的意思。但问题是,在狼来了的童话故事里,再动听的骗话若讲3次也会失效。而行动党现任领导层竟然在经历了上述充满波折和反反复复的丢失政权风波后,依然在原地踏步相信敦马的那一套,甚至一厢情愿把水火不容的马安凑成对。

这要不是自欺欺人,则是被权力蒙蔽了双眼。

而最终势必再度把全民福祉和国家利益端上桌面作为本身权斗的豪赌筹码。

有句名言叫作“众人皆醉我独醒”。但偏偏此时有人却是“众人皆醒我独醉”。

当反对党真的那么可耻吗?

一个政党倘若典当本身的骨气和尊严,甚至动辄拿选民委托来自圆其说,才是真正的自取其辱。

作者 : 吴健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8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292018.html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