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终结青蛙政客,从马六甲开始


马六甲州选国阵N24望万候选人拿督许金汉抨击,希盟讲一套做一套,一边高喊反跳槽和反青蛙政治,却在有利于自己的时候拥抱青蛙,甚至勾结青蛙政客推翻马六甲州政府,导致我们在疫情期间被迫进行州选举。


我们呼吁马六甲的同胞们,在这一次州选用神圣的选票教训青蛙政客,更要惩罚跟青蛙政客勾结的希盟,终结青蛙政客,就从马六甲开始。


希盟主席安华日前宣布希盟接纳两名导致州政府倒台的叛变议员,并将在来临的州选在希盟旗帜下竞选,其中依德利斯将上阵属于公正党的亚沙汉州席,而诺阿兹曼则上阵诚信党的班台昆罗议席。


希盟的这项决定,不仅自我打脸,彻底推翻自己之前一直口口声声高喊的反对跳槽文化、反对青蛙政客,也是对马六甲选民的最大背叛。更重要的是,希盟在疫情尚未平复之际勾结青蛙政客推翻马六甲州政府,也凸显他们贪图权位,置马六甲人民健康及生命安全于不顾。


在这一次的马六甲政变中,安华带领希盟上演了最无耻的一幕大戏,把双重标准发挥到最高境界。在安华和希盟的标准里,如果该议员是从希盟跳槽到别党,那就会被痛骂成背叛人民、背叛民主的“青蛙政客”;但如果是别党的议员跳槽到希盟,希盟不仅会极力为他们漂白辩护,还把他们当成是“英雄”来欢迎,甚至还有机会代表希盟上阵。


虽然行动党一直试图划清界限,但他们始终摆脱不了希盟接纳青蛙的责任,因为这些青蛙议员是披着希盟旗帜上阵,而行动党同样也是以希盟旗帜出战。简单来说,行动党就是与青蛙处在同一阵线。这是行动党再想逃避,也逃避不了的事实。


10月4日,希盟勾结4名州议员,包括巫统双溪乌浪州议员依德利斯哈仑、班台昆罗州议员诺阿兹曼、和土团党兼直落垵州议员诺依芬迪、以及无党籍的彭加兰峇株州议员诺依占,以撤回对甲州首长苏莱曼的支持。随后苏莱曼取得甲州元首莫哈末阿里批准解散州议会,导致马六甲被迫在11月20日举行州选。


10月18日,希盟主席安华到马六甲一家酒店,与甲州行动党主席郑国球、谢守钦、刘誌俍、郭子毅等人一起“英雄式”的欢迎4位出走的州议员。


10月31日,安华公开承认,4名州议员是见了希盟领袖后,才撤回对甲州首长的支持,导致甲州政府垮台。11月6日,安华正式宣布依德利斯和诺阿兹曼分别代表公正党和诚信党,将在民间州选上阵亚沙汉州席和班台昆罗议席。


因此,若行动党继续试图与青蛙撇清关系,那么他们不是承认行动党在希盟当家不当权,一直被安华蒙在鼓里;不然就是明明知道,现在却假惺惺的想撇清关系,彰显出行动党虚伪的真面目!

Comments

Couldn’t Load Comments
It looks like there was a technical problem. Try reconnecting or refreshing the page.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