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问题迫在眉睫,政府需拟定长期性对策


马华副总财政拿督刘亚强指出,新冠疫情、俄乌战争、高通货膨胀、极端气候变迁等多重因素,引来了全球新一波的粮食危机。疫情战争影响全球供应链,为了确保我国粮食供应充足,政府最近宣布了取消外国食品的进口准证。


他表示,相信政府是预见到未来食品供应会吃紧,因此先未雨绸缪。全球饥饿水平已经创新高,最大的粮食危机或许正在来袭。一些粮食出口国更纷纷开始“自保”,禁止粮食出口,比如印度禁小麦出口、印尼收紧棕油出口等等。


他认为,这一举措,或多或少可以解决食品价格通胀问题,确保国内食品原材料货源不中断。对消费者而言是好消息之外,取消食品进口准证,也能打破特定商家垄断的局面,为业内人士前所未有的公平竞争环境。在疫情期间,外国食品的进口准证,开放市场的竞争将有助于降低商品成本,同时可以提高本土企业家在全球的竞争力。


“无论如何,取消外国食品的进口准证依然属于短暂的应对措施,以解决燃眉之急。如何在取消外国食品准证和确保食品安全之间取得平衡是个考验。大马必须抓紧时间,针对粮食危机、粮食安全与发展设立更清晰的未来方向,包括拟定准确的政策措施以保护及协助本地生产商(农民与农业发展)。”


他建议政府积极鼓励及辅助业者提高产量,辅助中小农民提高粮食自给率,从消费端影响到供应端,减少对入口食品的依赖,本地农民获得支持,也会继续耕作。大马需要重新关注农产领域,以减轻不断上涨的粮食价格和进口费用。政府可从提升农民的技术与设备上的不足出发,包括协助平原菜农打造大规模的温室设备,此举可大幅度减少气候冲击产量的问题,缓解我国过度依赖进口粮食的危机。


“如农业发展学者所说,政府可去私企携手推广发展精准农业,挥别人力密集的作业模式,才能改善粮食自给自足课题。大马天然资源丰富,但是由于产量跟不上连年上升的需求,大马长期扮演着粮食净进口国角色。在2020年,食品进口额达到555亿令吉,而出口额仅有338亿令吉。如今粮食危机迫在眉睫,政府在解决威胁国内粮食安全的长期结构性问题上,必须做出足够迅速的反应,尤其是增加国内粮食生产力。”


“尽管和英美两国相比,大马的食品通胀水平相对温和,但这并不意味我国可对粮食安全课题置之不理。粮食供应和安全问题,必须验证看待。经济学者亦指出,我国仍未做好应对粮食短缺的准备,若情况恶化,粮食危机必然降临大马。”


他强调,从这次经历的全球粮食供应链危机中,相信各国都会大力度重振国家粮食生产。农业繁荣对促进经济发展带来巨大贡献。马来西亚是物产资源丰富的鱼米之乡,在全球粮食危机和马币跌跌不休中,我国应谨慎拟定长远性计划,提高粮食的自给率之余,勿高度依赖进口粮食,尤其是应着重于研究如何有效改善粮食生产。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