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政治复仇心态作祟,执政时期公交建设不进反退


希盟执政期间,除了不兑现宣言中白纸黑字的承诺之外,对人民最大背判是宁可发展第三国产车、飞行车,也不愿意发展公共交通,更糟糕的是情绪化的把国阵时期留下能带动国家经济、给人民提供便利、提高生活水平的公共交通建设工程一再展延、取消、改道。


即便是不久前才开通的捷运第二干线(MRT2)第一阶段路线,在行动党前财长林冠英的操弄下,工程延迟不在话下,许多人都会发现,无论车站、车厢、公共设备等规格,都无法与捷运第一干线(MRT1,即加影双溪毛糯线)相比,这是不争的事实。


本期《蓝天》在翻查希盟对公共交通计划的资料,简直可以用“血迹斑斑”来形容,一些甚至是宁可赔钱,也不愿兴建,使人民无法享受便捷的公共交通服务。另一方面,还要因为工程展延而不断的赔钱。


希盟时期的公共交通计划都会归类为4种遭遇,即:


一、取消:MRT3、隆新高铁


希盟上台后,马哈迪宣布取消捷运第三干线(MRT3)。陆兆福之后说是展延不是取消,但没有说明什么时候动工,无疑与取消工程没有分别。显然是没有人敢违背“救国老爷爷”的旨意,把取消的决策美化成展延,企图蒙骗选民。最终这项计划在国阵重新执政后才重启。


隆新高铁(HSR)是一项新加坡和大马政府合作的计划,预计于2020年动工,2031年或之前落成。通车后,乘客乘搭高铁来往吉隆坡和新加坡,只需1小时30分钟。但却在希盟时期,被首相敦马哈迪一时说是取消,一时又说展延,始终摇摆不定,与取消无异。


直到国阵执政,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于2021年12月官访新加坡,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谈重提重启这项计划。


二、展延:柔新捷运系统(RTS)


全程 4公里衔接柔佛新山与新加坡的柔新捷运系统,是一项轻轨列车计划,每小时可载1万名乘客。一旦建竣,全球最繁忙的关卡──柔佛长堤的堵塞情况将获得疏解。


希盟执政时期,至少6度展延这项计划,宁可一直向新加坡付出巨额赔偿,也不要动工。这项工程一直到希盟倒台,2020年7月30日才得以重启,并预计将在2026年杪竣工。


三、缩水:MRT2、LRT3、双轨火车系统第二阶段


捷运第二干线(MRT2)计划原订2022年第二季竣工与运作,但因为希盟上台执政后,要求削减成本,导致工程延迟完工。


而所谓的削减成本,事实上其中60%是来自省略工程范围和减少规范,包括:

· 取消两个地下站点

· 减少捷运数量

· 减少跟LRT、KTM Intercity、KLIA Express或Monorail的换乘站衔接

· 减少车站站出入口和附近桥梁连接

· 减少多层停车场的车位

· 减低捷运站外观和装修规格


巴生谷双轨火车系统(KVDT)第二阶段工程,国阵时期的兴建成本约30亿至35亿令吉,希盟时期以“节省”为名,声称省了15%工程成本,却以44亿7500万令吉直接颁给承包商。


国阵推介轻快铁第三干线(LRT3)时,宣布的造价是90亿令吉,预计在2020年8月完成。希盟上台后,LRT3造价突然变成310亿令吉,而他们成功“减价”至166亿,成功“节省”了150亿。工程也延迟到2024年2月才完工。更离谱的是,所谓的成功“削减成本”,实际上是“缩小规模”:

· 42套6节车厢减成22套3节车厢

· 火车终站面积变小

· 取消5个车站

· 砍掉2公里长的隧道工程


这3项工程除了各有争议外,最大的共同点在于希盟所谓的“节省”,实际是降低规格。


四、乱搞:东海岸铁路(ECRL)


希盟配合森州晏斗补选,为了拉抬本身候选人胜算,竟然宣布将东海岸铁路(ECRL)改道去森州,再绕回雪州巴生港。直到国阵重新执政后,把路线恢复为北线,才结束这场闹剧。


公共交通的发展不仅是给人民带来方便 ,它还能带动地区的发展,减少私人交通工具的使用,减少碳排放所造成的温室效应。


更让人难以想像的是,行动党在重新成为反对党后,还厚颜无耻的指责现任政府的公共交通做得不完善。


再怎样不完善,都有能改善的一天,但若像希盟那样,不断取消、展延、缩水、乱搞,才是对国家公交建设最大的伤害。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