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行动党屡次破坏团结政府,马华要求首相正视





马华联邦直辖区联委会署理主席兼甲洞区会主席陈国勇针对行动党副主席兼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再次呼吁马华公会退出团结政府后发表文告公开要求首相正视。


他在文告中说,郭素沁并不是首次公开呼吁马华退出团结政府,她在2023年8月27日已经公开做出这番呼吁。


无独有偶,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团长俞利文在郭素沁做出呼吁后的短短几天,也在另一个场合向马华做出相同的呼吁。


马华公会由始至终是尊重国家元首御令,全力支持安华领导的团结政府,并数次公开表达会遵守承诺直到下一届大选。


所以在行动党领袖公开对准马华公会做出如此呼吁的时候,为了国家政治的稳定以及尊重国家元首的御令,马华公会始终保持忍让和息事宁人的态度。


可惜行动党领袖却不珍惜马华公会为保护团结政府的努力,还再次向马华公会做出如此挑拨的动作,足见其背地里完全不看重团结政府的稳定对国家的重要。


从我国独立至今还未出现过执政联盟的领袖公开呼吁自己的盟友去和敌对政党抱在一起的新闻,郭素沁代表行动党的这番操作可说是在国内首开先河。


同时也担任马华消费人事务局主任的陈国勇说,更让我感到愤怒的是郭素沁在其文告中抛出歪曲以及似是而非的谬论来羞辱马华,足见其要激怒马华期望马华离开以达到破坏团结政府的恶毒用意。


‘对方三番四次故意扭曲事实制造马华公会期望和伊党组织政府的假象,可是回看历史就知道马华公会从来没有和伊党有过合作,在2020年组织政府的时候,也是在最高元首的御令下,以国家稳定为优先考量后,才以国阵的旗帜组成政府。’


反观民主行动党确实有过高达三次和伊党直接抱在一起的政治合作,如果日后在出现第四次甚至第五次的合作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郭素沁过去已经不止一次提起“喜来登行动”,可是却不提起当时的国阵主席就是现在的副首相扎希,难道这样就不会让扎希感到尴尬吗?


郭素沁更在昨日的文告中也用【齿冷】的形容词来提起法定声明的事件,以污蔑魏家祥因迷恋官位。


事实是当时国阵的立场是”No Anwar No DAP”。国阵最高理事会未召开及国家元首在还没发出御令之前,确实有国阵高层领袖于20/11/2022指示国阵议员以”No Anwar No DAP”的立场,来支持其他人任相。国盟领袖也事后公开展示有关国阵领袖与国盟领袖于20/11/22早上10点,在土团党秘书长拿督斯里韩沙再奴丁住家密谈的照片。为何郭素沁不提这照片呢?


当时国阵4大成员党都有国会议员遵照指示签署法定声明。


过后国阵最高理事会才于21 & 22/11/22议决保持中立,国阵总秘书拿督斯里赞比里也于22/11/22发表声明,所有在国阵会议之前的签署的法定声明作废,而且国家皇宫已经接受没有国阵议员支持任何人任相。


在最高元首发出御令组织团结政府后,行动党领袖还继续选择性再三提起所谓的法定声明事件,已经可以再次证明其意图破坏团结政府的恶毒用意了。


要知道当时曾经签署的国会议员目前也是行动党领袖在内阁里的同僚,郭素沁这番操作是要叫党内同志在内阁开会时候难堪吗?


基于行动党领袖近月来的许多举动已经对团结政府的稳定造成破坏,我要求首相正视以及采取适当的行动。

תגובות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