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这些政党做过的“好事”!


凡走过必留痕迹,虽然希盟只是执政22个月的时间,但是却留下来了很多烂摊子,导致民不聊生,简直是人们的梦魇。现在就让我们回顾这些政党之前做过的“愧对人民的事”


希盟


希盟领袖案件被撤销

•希盟政府在509大选后,时任总检察长汤米汤姆士撤销15宗涉及希盟政治领袖和高官的法庭案件的控状。


•例子:

—行动党时任秘书长林冠英的洋房贪污案

—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的诽谤朝圣基金案

—行动党龙城州议员兼森州署理主席P古纳和马六甲行政议员沙米纳丹等12人的淡米尔之虎案

—双溪毛糯国会议员西华拉沙的假海报案件

—前任峇东色海国会议员苏仁德兰与乡区发展部副部长西华拉沙的煽动案


•如果希盟真的捍卫司法独立,为何在希盟执政期间,上述案件会逐一被撤案,而不选择通过司法程序,以还当事人清白或把有罪的人绳之以法?


•希盟口口声声捍卫司法正义和独立,今后能贯彻在他们被控贪污和滥权的政治领袖身上,到时才能证明希盟所谓的司法独立并非他们一贯的双重标准。


害国家主权陷入危机

•希盟前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的一封信使得我国在法庭上败诉,从而遭前苏禄王朝继承人索取630亿令吉。

•政府根据1878年协议每年支付5300令吉给苏禄王朝继承者,但是自从2013年拿笃入侵事件导致马来西亚10名警察被杀害后,马来西亚停止支付这笔费用。但希盟上台后,写了这封信给苏禄王朝的律师代表,表示我们延误了这笔费用,所以愿意支付支付2013至2019年的费用。这封信恰恰成为仲裁庭和对方律师,作为向大马政府追讨超过600亿令吉赔偿的依据。

•前财长林冠英企图以“不知情”为理由,把汤米汤姆斯发信给苏禄苏丹后裔,导致沙巴地位陷入危机的责任,完全推诿给汤米汤姆斯个人,但这宗涉及国家主权尤其是沙巴地位的案件,由汤米汤姆斯一个人全权负责,希盟内阁全体成员难道又没有失职吗?

•希盟执政22个月,我们先失去柔佛的白礁岛,接着沙巴地位也陷入危机,而希盟正试图进行切割,有意把一切责任都归咎于汤米汤姆斯一个人。


宣言不是圣经

•行动党在2018年509大选中拿下42个国会议席﹐而希盟更是在竞选宣言中做出了种种承诺。没想到的是,在执政中央后,首相敦马哈迪说了一句经典的“竞选宣言不是圣经”。

•例子:

—首相敦马要自己兼任教育部长

—教育部长马智礼出任国际伊斯兰大学主席

—委任各政党领袖出任政府机构要职:行动党文冬国会议员黄德受委为大马木材工业局主席、行动党前党员丘光耀受委任中国商务理事会、林冠英的前助理周锦炎受委为槟城港务局主席、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受委纳闽港务局新任主席、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受委为国家水务委员会(SPAN)主席、史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受委为巴生港务局主席等等


•首相敦马绕过国会,直接任命苏克里为反贪会主席;苏克里提早离任,敦马再次直接委任公正党前法律局主任拉蒂花出任反贪会主席,又一次违反希盟宣言。

•首相敦马表示,希盟的竞选宣言是废除所有大道收费站,然而考虑成本问题后,才发现根本不可行。


废除GST却新增9新税

•希盟执政后废除消费税(GST),物价不但没降低,反而还新增9重税,加重了人民的负担。

•为了弥补废除GST的收入,希盟除了10% & 5%销售税、6%服务税之外,还新增汽水税、离境税、数码税,连主题公园、清洁服务、股票经纪、培训及指导都要给服务税。


破坏司法

•前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回忆录的调查报告揭露,希盟执政时期涉嫌侵害司法自主权,包括槟城高庭于2018年9月宣判,财政前部长林冠英在购屋案无罪释放的判决。


•调查报告揭露,希盟执政时未遵循法律程序委任法官,明显侵害司法自主权。


•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7月的司法机构高层,即首席大法官、上诉庭主席、马来亚大法官、沙巴和砂拉越大法官的任命人选,有别于司法遴选委员会的建议,乃是汤米汤姆斯和首相敦马的密商结果。


•公正党署理主席拉菲兹声称人民只重视三餐温饱,不在乎前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的著作是否涉及滥权和渎职,凸显了拉菲兹遇到希盟执政中央期间出现的滥权、司法不公等事件突然变得又盲又哑,还把人民的智慧拉底到跟他同等的水平,把人民贬低为只求温饱,不在意良好施政和司法独立的功利主义者。


行动党

为伊党涂脂抹粉

•行动党在历史上曾与伊斯兰党三度合作、三度闹翻,曾经是伊党在华社前面最大的“推销员” ,壮大了伊党,让它从一个东海岸的政党变成全国性政党。

•当年行动党为伊党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号召华裔选民投伊党一票就是投行动党一票,极力为伊党涂脂抹粉,宣扬伊党很开明、很公平,是提倡福利国而不是伊斯兰国。

•被媒体问到伊党要通过伊刑法的课题时,林冠英说出let it pass first。

•上Google打“林冠英”和“哈迪阿旺”名字,就可以看到林冠英和哈迪阿旺在手牵手、你侬我侬的照片。

•陆兆福对华裔选民说,不偷不抢不需要怕伊斯兰刑事法。

•刘镇东强调伊斯兰刑事法只是伪命题,呼吁选民不必担心伊刑法,敢敢把票投给伊党候选人。


为官位考虑与巫统合作

•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不排除该党与巫统合作,充分显露行动党为了政权,可以完全没有政治底线的真面目。

•早在霹雳州政权事件中,行动党已经向巫统送秋波,还搬出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合理化与巫统合作的意图,这种为了政权,而毫无原则及政治底线的政党令人作呕。

•行动党曾经将与巫统合作的非巫裔政党形容为走狗,更几乎在每一届大选中都把国阵及巫统描绘为人民公敌,把巫统领袖指为盗贼,如今行动党为了政权却愿意去当走狗?与盗贼为伍?

•行动党一直都是靠着抨击巫统国阵的言论来争取选民,尤其是华裔选民的支持,如今人民可以看清行动党那些“义愤填膺”的慷慨之言都是谎言,选民都被行动党欺骗了。


强调大马将破产赶走外资

•希盟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断强调马来西亚即将破产,这样的说辞导致外资却步。

•希盟一直强调国家要破产,执政中央期间向日本Samurai Bond贷款,增加国债。


砍拉曼拨款

•希盟执政时期,财政部长林冠英以不会拨款给敌对政党马华创立的学校为由,狠砍拉曼大学学院50年以来都获得的政府行政拨款。拉曼在2019年的财政预算案只获得550万令吉的发展拨款,并在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进一步被减至100万令吉。

•林冠英一方面拨款多达33亿令吉资助人民信托局(MARA)属下的学校和学院,协助土著学生,另一方面却对拉曼的华裔贫穷学生视而不见。

•林冠英自称的4000万令吉拉曼拨款,3000万令吉是林冠英在丹绒比艾补选时期公布,1000万令吉是补选失利后公布,并没有在预算案中。

•所幸国阵重返执政后,在马华总会长魏家祥的交涉之下,新任财政部长扎夫鲁深明大义,体恤多数来自中等家庭的拉曼学子,纠正林冠英对拉曼拨款的种种偏差,同意拨款拉曼大学学院共5800万令吉。在拉曼大学学院升格为拉曼理工大学后,也依然可以享有政府拨出的3000万令吉至6000万令吉的行政拨款。


向华商大举追税

•希盟执政后,财政部长林冠英指示内陆税收局发出830万封信函以及电邮,展开大追税的行动。

•根据数据显示,大马3000多万人,只有约130多万缴税,其中90%是华人。

•平均被调查的纳税人,其需要交付的所得税及罚款大约是2800令吉,对于打工一族而言,是非常多。

•林冠英也宣布脱售6年以上的产业需征收产业盈利税,“受伤”的也大多数是华人。


推动爪夷文

•希盟执政时,行动党罔顾华社民意,不惜冒着让华小变质的风险,坚持要在华小国文正课纳入爪夷文单元,若不是马华联合华社坚决反对,强制性的6页爪夷文单元早已落实,而不是后来的3页并需要通过家长同意才能教。

•当时行动党从林吉祥、林冠英到张念群、潘俭伟、刘镇东,全党上下极力捍卫华小爪夷文政策,说服华社接受爪夷文单元,如:华人学爪夷文更像马来西亚人、只是3页就学会爪夷文除非是天才、华社好像惊弓之鸟、华社反应好像天要塌下来等等。

•张念群还把董总和华淡教育组织当做恐怖份子般对待,在与13个华淡教育组织针对爪夷文课题对话时,禁止携带手机。

•陆兆福声称,爪夷文课题闹得满城风雨,是因为马华在背后炒作,等于是亲口承认,行动党是绝对支持在华小国文正课强制华小生学习6页爪夷文,最终却是被马华破坏了行动党的“好事”。如果当时马华静静不出声,没有联合华团和全体华社共同反对的话,现在强制性的6页爪夷文单元已经顺利在华小落实。


华小权益被侵蚀

•国阵政府在2017年10月宣布批准10所新华小及6所华小搬迁。2018年509大选后,行动党的张念群被委任为教育部副部长的22个月里,10+6华小被任意操弄,例如原本已动工的郭鹤尧华小、沈慕羽华小的建校计划,不是胎死腹中,就是莫名其妙的惨遭更改地点;陈嘉庚华小的准证更被偷龙转凤,改予中菁二校使用,导致失去一所新华小。

•新廊华小新校舍509大选前动土,柔佛州政府宣布只象征式征收1令吉地税,但希盟执政后3个月,新山土地局却向发展商追讨665万令吉的地税。


公正党


支持落实伊刑法

•2017年,时任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声称希盟若在来届大选执政,将可能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等于揭露了希盟支持伊刑法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355法案的真相,也揭露行动党再次出卖非穆斯林的内幕。

•行动党口口声声说希盟不会落实伊刑法,但旺阿兹莎的言论狠狠掴了行动党一巴掌,证明行动党所谓希盟不落实伊刑法的言论根本是一派胡言、睁眼说谎。

•在希盟,行动党一边对外宣传说希盟反对落实伊刑法,另一边却在内部认同或默许希盟支持落实伊刑法。

•哈迪阿旺成功提呈修改355法令的私人动议后,希盟秘书处主任赛夫丁已经说了,希盟国会议员不反对355法令修正案,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也表明赋予伊庭权力的努力应该获得各方同意。


对非穆斯林权益课题静静

•对禁赌、禁酒的课题,党内的马来议员大部分抱着支持或默许的态度。

•党内华裔议员对涉及华社权益的课题始终静静,好像跟他们无关,如伊刑法、爪夷文、承认统考文凭、大学预科班土著固打制、土著经济大会、马来人尊严大会、禁赌、禁酒等。


只想逼宫让安华当首相

•一心只想着如何向马哈迪逼宫,让安华上位成为首相,公正党正副部长包括妇女部长旺阿兹莎、外交部长赛夫丁、乡区发展部副部长西华拉沙、农业部副部长沈志勤等人在希盟执政期间毫无建树,完全没有表现可言。


•逼宫例子:

—多名公正党国会议员包括梳邦区国会议员黄基全、斯迪亚旺沙国会议员聂纳兹米和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催促首相马哈迪设定一个权力移交的确切日期,并提议在2020年5月交棒给公正党主席安华。

—公正党巴西古当区国会议员哈山卡林表示,敦马应履行承诺在2年后卸下首相职,不要等到人民感到生气。

—公正党组织秘书聂纳兹米指出,希盟主席理事会必须在2020年加倍努力兑现竞选前的承诺,特别是在5月之前确定首相马哈迪移交职权给主席安华。

—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说,若首相马哈迪还没交棒,希盟或被迫为他拟定交棒日期。

—公青团长阿克玛促请希盟领导层在主席理事会会议敲定首相权力移交日期,并继续落实希盟的议程。


诚信党

脱胎自伊斯兰党,一样是极端主义政党

•行动党美其名说诚信党是不满伊党宗教保守,才脱离伊党,然而从时间线上来看,末沙布派系是因为在伊党党选败走后才离开伊党,加入希盟。

• 2018年509大选,为了向华社推销诚信党,行动党再次使出了505大选洗白伊党的同一套伎俩。无论是文宣或者对外宣传,行动党都把诚信党包装和美化成是比伊党更 “开明” 、 “多元” 、 “进步” 的马来政党。

•然而, 诚信党的官方网站清楚表明,该党政治理念是以追求伊斯兰教义(Maqasid Syariah)为基础。此外,官网也列出该党的创党目标,是一个以伊斯兰为斗争基础的政党:Parti Amanah Negara ialah sebuah parti politik yang meletakkan Islam sebagai asas perjuangan.

所以说,诚信党和伊党同样都是以伊斯兰斗争为理念,两者根本没有分别。

•在伊刑法的课题上,诚信党主席末沙布曾发布声明,强调该党的立场是始终相信伊斯兰法可以把幸福和快乐带给所有人,因此诚信党在争取落实伊斯兰法的事件上不会受到任何人的影响。

•2020年3月,诚信党的副主席西蒂玛丽亚更促请已身为国盟政府一分子的伊党,即刻把355法案提呈国会。

•针对马六甲举办的世界旅游小姐,诚信党甲州妇女组主席马哈妮奥斯曼就炮轰有关活动违反了伊斯兰教义,是“罪恶的活动”。

•2021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本地威士忌Timah得奖事件,带头挑起和炒作的也是诚信党。该党领袖卡力沙末、马夫兹、前宗教部长慕查希率先发表挑衅言论,指责政府说Timah得奖是国家耻辱,并炮轰政府要顾及穆斯林的感受和敏感,马上关闭酒厂。

•由伊党领导的吉打州提出禁赌,除了14名执政党州议员表态支持外,两名来自诚信党的反对党议员也表态支持。

•诚信党署理马夫兹带队到博彩投注站前抗议,质疑政府为何在斋戒月期间让博彩投注站继续营业,并炮轰要政府关闭这些投注站。

•行动党一方面扶持诚信党以拉拢马来票之余,另一方面为了赢得华社的支持,丝毫不敢告诉华社盟友诚信党在伊刑法、禁酒、禁赌课题上的立场。


国盟

政治青蛙收集站

•2020喜来登政变: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率领10名公正党国会议员退出公正党加入土团党、土团党主席慕尤丁退出希盟,组成国盟政府。


与伊斯兰党合作

•主张禁酒、禁赌、禁演唱会。


工程未完成已付88%建设费

•曾被希盟政府叫停的项目被国盟政府秘密恢复,总值94亿令吉的多元石油产品输送管(MPP)和沙巴天然气运输管道工程 (TSGP),项目只完成未经审计的13%,却获支付建设费的88%。


民政党

最没有原则的政党

•见低踩见高拜,在希盟执政时期支持敦马和安华;喜来登政变时向阿兹敏伸出橄榄枝,最终又支持慕尤丁。


标新立异的文宣策略

•在马六甲州选,打出标新立异的文宣策略,宣传影片里用“高潮”、“党的女人”等字眼引人遐想,自以为这是创新,但网民不买单直言只见庸俗,成为大众笑柄。

•刘华才作为上议员,每天的工作却只能从交通部长的论点里挑刺,然后发帖、发文告蹭热度,却给不出一套有建设性的方案,像小孩子一样惹是生非找人吵架,就能每月白领薪水。


漂白伊党

•以中庸治国骗取选票,却无法制止盟党伊党的极端政策和言论。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诬蔑非穆斯林与非土著是贪污腐败根源,主席刘华才非但没有谴责哈迪阿旺,反而还声称将安排哈迪阿旺前往槟城进行“交流”。

•民政党如同重演行动党昔日漂白伊党的历史一样,非但不敢去否决和谴责哈迪阿旺污蔑非穆斯林的言论,而是一味的逢迎和讨好,可见刘华才和民政党已无可救药,准备好出卖非穆斯林的权益和尊严。


伊斯兰党

禁酒、禁赌、禁演唱会

•伊党从禁赌到禁止演唱会,已令到吉打州被外界视为极端神权的州属,相信会直接打击该州的经济,包括旅游业与外来投资。

•2021年11月,吉打州务大臣莫哈末沙努西宣布禁赌措施,投注中心的商业执照于12月31日到期后,不再批准和更新,州政府执意落实禁赌,造成2023年1月1日起,吉州45间博彩投注站禁止营业。这措施令到许多业者和员工失去工作的机会与收入,同时也侵犯了州内非穆斯林的权利。

•同时,吉打州政府也限制售酒,并放话若商店涉及非法赌博及在禁酒的地方售酒,地方政府将取消其商业执照。

•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与多元宗教的国家,各族国人向来互相尊重与体谅,强制禁止一些活动,不但没有让国人更加和谐,反而会令到国人之间出现猜疑与不满,结果将会得不偿失.


执意在吉兰丹落实伊刑法

•2021年11月,吉兰丹州政府开始在州内落实《2019年吉兰丹伊斯兰刑事法令(一)》,这个法案的通过将会侵蚀非穆斯林的权益,进而影响非穆斯林的生活。

•我国自建国以来的社会契约都是世俗国,各种族间都可以享有信仰自由的权利,然而在丹州落实伊刑法后,我国将会逐渐的走向宗教治国的方向,这对国家未来的发展将造成极大的影响。

•吉兰丹州务大臣阿末耶谷说有关法令旨在教育和引导犯法的穆斯林重返伊斯兰正途,不纯粹是要惩戒他们。既然如此,更加没有必要以伊刑法来对付这些罪犯,因为现有的法令足以让他们改过自新。


戏院男女分开坐

•瓜拉登嘉楼市政厅谕令戏院2020月1日起,实施男女分开座位,即使非回教徒,也受到这项措施限制。这可能只是伊党回教化政策试水温的举措,未来进一步扩大至全国。

•这项登嘉楼市政厅戏院新措施推翻了修正355法令私人法案与非回教徒无关,即使落实伊刑法也不会影响非穆斯林的舆论。同时也证明了国家回教化,对非回教徒必定带来许多影响,侵犯个人生活自由,也造成许多不便及困扰。

•汶莱是亚洲首个落实伊斯兰法律的国家,但是汶莱的电影院其实与马来西亚一般电影院没什么差别,都不需要男女分开坐,可是登嘉楼州政府执行伊斯兰法对比汶莱已落实的伊斯兰法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伊党此举不仅剥夺了非穆斯林权益,也严重打击了戏院业者的生意,同时也违背我国世俗多元的立国精神,联邦政府。

•伊党如果只对穆斯林实行男女分开坐的措施,那是他们应有的权利,非穆斯林也会去尊重,绝不干涉,可是,就不应该去影响到非穆斯林的权益。

•说一套做一套,伊斯兰青年团团长阿末法德里反对在吉兰丹开电影院,但自己却跑去吉隆坡看电影。


MUDA

推动蚊型脚车飚车党

•青年及体育部部长赛沙迪在希盟执政时期,不但不劝阻蚊型脚车手危险和犯法的举动,并且还微笑、鼓励他们非法和危险的行为。


主张吸毒不是罪

•赛沙迪说,吸毒者不是罪犯,所以不应该被监禁,因此,政府将成立一个以内政部为首,并涵盖青体部及政府首席秘书的委员会,以加速推动“吸毒者除罪化”政策。


党主席赛沙迪涉及失信、挪用公款和洗黑钱

•2022年10月28日,吉隆坡高庭宣判,MUDA主席赛沙迪在4项串谋失信、挪用公款和洗黑钱控罪,表罪成立,需要出庭自辩。

•赛沙迪被控与拉菲克串谋失信土青团总额100万令吉的资金,并从Armada Bumi Bersatu Enterprise的马银行回教银行户口挪用12万令吉,致使拉菲克必须注销这笔账。

•他也面对两项洗黑钱控罪,即转移其名下马银行回教银行户口的两笔5万令吉款项到名下土著信托基金(ASB)户口,两笔交易据信均为非法活动所得。

•赛沙迪指25万令吉是从家的保险箱被盗/丢失,但是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的房间被闯入,保险箱也没有被撬开。赛沙迪声称25万令吉是他家人的私人财产,但从他朋友手机的记录显示,这笔钱其实是土团党的政治献金。赛沙迪甚至在 Whatsapp群组询问朋友的意见,以编制一个大众可以接受的理由。

•根据审讯记录,赛沙迪下令从土团党青年团账户中扣除100万令吉,证人称赛沙迪希望这笔钱能够在政权更替后,巩固他在土团党的地位。

•希盟将已被证明无罪的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归类为法庭派,那他们会对赛沙迪做同样的事情吗?否则人民将看到和判断希盟一直在维护的正义,是多么虚伪和选择性。


政治变色龙

•赛沙迪曾扬言推翻敦马哈迪下台前,就得先跨过他的尸体,如今与敦马分道扬镳后成立新党,改为和希盟合作,声称拥护安华当首相。


对青蛙双标

•赛沙迪现身艺人黄明志嘲讽跳槽议员的《青蛙》音乐影片,在政治人物跳槽课题上持双重标准。

•赛沙迪在希盟执政及他本身贵为部长时,对时任首相马哈迪大举收纳政治青蛙的动作大表欢迎,还赞扬这些政治青蛙弃暗投明。如今当了反对党后,议员跳槽行为对他本身已经没有了利益,即马上变脸反对政治青蛙。

•赛沙迪自诩为新生代领袖,鼓吹新政治文化,声称要领导年轻人取代老人政治,但这些都只是在空喊口号。其所作所为和言行举止跟行动党一样,当青蛙跳槽有利于自己时就称赞跳槽的是弃暗投明,反之当青蛙跳槽不利于自己时就大骂青蛙出卖选民。


挑独中拨款课题

•在政府拨款1500万令吉给独中课题上,行动党一边在抢功劳,跟行动党关系良好的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一边却公然挑起课题,质疑政府为何拨款给独中。


支持种族极端人士

印度籍传教士扎基尔发表华印裔是我国的“旧客人”,如果要他离开大马,那么旧客人就必须先离开的言论,有关言论伤透了全马华印裔的心,赛沙迪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发表谴责扎基尔的言论。但很可惜的是才过一个星期,赛沙迪就立场大转变,并宴请扎基尔,声称他已经道歉,国人应该向前看。


支持爪夷文

•赛沙迪针对爪夷书法行动小组(SEKAT)提出的8点声明及要求,斥责那是愚蠢的行为,这番言论罔顾华印裔社群的看法。


私企聘雇条件扯入种族思维

•赛沙迪声称能讲一口流利的华语当成聘用的先决条件之举,不应出现在多元化社会的大马,将私人公司聘请职员的条件牵扯入种族性的思维,是无理取闹的。

•每家公司对职员有不同的要求,是应不同市场的需求所定下,这是自由且开放的市场,反之,是思想与心胸狭窄的政棍,包括赛沙迪,故意玩种族政治之下,才会令到种族关系受到挑战。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