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为自己脸上贴金,选择性采纳国际机构数据



希盟政府为了贬低前朝抬高自己,或为自己违背承诺找借口,一再玩弄偷换概念、转移视线的把戏。


例如,在国内,把选前承诺的“石油税”重新定义为“石油盈利税”,“废除过路费”改为“收取塞车费”,就连国际信贷评级机构也被他们质疑。希盟对国债的定义,也为了满足本身的政治议程而随意修改,甚至与国际上的标准定义背道而驰。


我们都知道,国际信贷评级机构的评级,将直接影响国外投资者对大马的信心,他们的评级是投资者的参考。这些评级机构享誉全球,他们发布的信贷评级也是广受世界各国所采纳和参考的权威,如果他们的评级不可信,难道希盟的说法还更可信吗?


但是,希盟为了吹捧自己的政绩,或掩饰本身的无能,却选择性的采纳那些对本身形象有利的资讯,而否定或漠视那些不利讯息:


今年6月24日,国油(PETRONAS)被慕迪降级至A2,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声称国油不会受影响,但他又说慕迪的评级不一定准确。


7月7日,财政部长林冠英指国际评级机构对大马经济充满信心。同时他也说国债不影响评级。


6月2日,同样是财长林冠英,通过文告声称整体国债降低3.9%,但他不否认,在2018年底,政府债务已从1兆令吉增至1兆1000万令吉。


根据国行的报告,2017年最后一季,大马国债只有6868亿令吉。但林冠英颠覆了国际社会对国债的定义和计算方式,把国债说成1兆令吉,以便抵损国阵的理财能力。然而,希盟执政一年多之后,国债不减反增。根据国行报告,目前我国国债已达8000亿令吉,而按林冠英计算法是1兆1000万令吉。


他一方面自打嘴巴指国债下降,另一方面又声称国债提高,但国际信贷评级机构仍没有把我国降级。


站在海外投资者的立场设想,一个首相,一个财长,两个人讲话都不负任,他们可以放心到我国投资吗?这也难怪为什么至今我们的经济仍然拟不出任何大方向,因为当官的自己都很混乱。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