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控荒谬充斥政治议程,王冠杰污蔑黄日昇


马华发言人陈君儿抨击,行动党纳闽区部的王冠杰对丹绒比艾补选国阵候选人拿督斯里黄日昇的指控,即有关纳闽港务局耗费52万6000令吉在吉隆坡租用办公室的言论,是极其荒谬且充满政治议程的污蔑。 “当国阵政府在2016年把纳闽港务局分拆后,即决定在吉隆坡租用一间小办公室,以供该局进行贸易、促销和监管事务。” “王冠杰质问的是,纳闽港务局为何要以每月1万4000令吉的租金,在吉隆坡的孟沙南区租用一间办公室。这表示,他提出的问题无关贪污或违法行为。” “令人感到好奇的是,王冠杰为什么会认为一间位于吉隆坡的办公室,3000平方尺的面积会太大和浪费?另外,难道他不知道,全国很多的港务局和船运公司都有在吉隆坡设立办公室?” “例如,巴生港西港在满家乐拥有一间办公室。此外,柔佛丹绒帕拉帕斯港也在吉隆坡苏丹依斯迈路朝圣基金大厦设有办公室。” 陈君儿指出,吉隆坡是我国的商业、监管和金融中心,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因此,纳闽金融服务管理局在靠近孟沙南区的吉隆坡中环广场,同样也设立办公室。 “远在360公里以外的槟城研究所,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同样为这所研究所在吉隆坡开设办公室,当时王建民也是给出了如同上述的同样答案。” “因此,这是关乎投资回酬、执行效率和业务发展潜能的考量。正是像王冠杰等希盟政客的盲目短视、因小失大的思维,我国的经济才会每况愈下。” 她强调,纳闽港务局的吉隆坡办公室每吸引到的一家新船务公司或顾客,都能够带来新的商业利润,最终贡献投资回酬,而这样的回酬是比花在办公室租金的开销高上好几倍。 “王冠杰还指该办公室的3年租约是从2017年4月开始。他自己说,租约生效后,装修工程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连总稽查司也说,该办公室在年尾时仍未投入服务。” “而黄日升只是该港务局的前任主席,营运事宜则是由总经理负责,总经理再向交通部秘书长直接报告。任何决定都必须经过港务局理事会的批准,而不是由主席私底下决定。” “自从希盟在2018年5月掌权至今,这间办公室依然空置,如果到了2020年4月仍没有投入使用,那么王冠杰所谓的52万6000令吉浪费,其中三分之二就是希盟的责任。 “至于所谓智慧型马桶的问题,我们不清楚其中花费,因为这是行政问题,不在前任主席的范围。或许王冠杰可以告诉我们价钱到底是多少?” “无论如何,希盟政客对马桶那么关注,其实并不让人感到奇怪。因为希盟部长刚在9月耗资了数目不详的公款,以建设和高调推行一款名为“我的厕所”(MyWC)的手机应用程序,来帮助人们寻找洗手间。” 她表示,既然王冠杰对于每月1万4000令吉的租金非常反感,那么希望他也能关注以下课题: 1. 请确保月薪8万令吉的每个部长出席国会会议,而不是每天缺席国会浪费公款。 2. 请问身为前任和现任槟州首长的林冠英和曹观友,为何从2016年4月开始,每月花费6万5000令吉为亚洲漫画博物馆租用1万3500平方尺的空间,而行动党现在又声称,该博物馆乃是100%由私人拥有,而不是隶属槟州政府? 但是,自2016年4月以来,槟州政府已经在这家由行动党“超人”丘光耀领导的单位上,花费了大约270万令吉公款。 这意味着,这家私人公司的每月营运成本由人民买单,而博物馆售卖门票和周边产品的收入,却由行动党友好人士收下。 请问王冠杰是否将针对此事发文告,又或者向反贪会举报这种滥用公款行为?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