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分析】候选人称100%信心会胜,希盟在士毛月包赢?


士毛月州议席补选今日(16日)顺利提名,共有4名候选人提名角逐,分别是来自国阵、希盟、社会主义党的候选人,以及一名无党籍的独立候选人。


其中,希盟候选人艾曼说,他对于这次竞选充满信心,希望可以高票中选。他说,自己有100%信心可以为土团党守住这个议席。


希盟候选人信心满满固然是好事,加上希盟作为中央和州政府,充分掌握执政党便利和资源,肯定能提升补选的胜算。但是,希盟的隐忧也不少,随时在这场看似胜券在握的战场上阴沟里翻船。


一、马来选民风向。士毛月州选区以马来选民为主,占总选民的69%,华裔选民是16.78%、印裔13.82%以及其他0.36%。在509大选时,希盟候选人以近9000张多数票胜出。


但是在希盟执政后,特别是近几个月的民调和舆论皆显示,希盟已流失许多马来人的支持。因此在这个以马来选民为主的选区,希盟要取胜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二、“野鸡学历风暴”拖垮希盟诚信。由外交部副部长马祖基开始引爆的虚报学历风波,先后卷入了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霹雳州行政议员杨祖强、房地部长祖莱达、国防部长末沙布、财政部长林冠英等。形成了一场席卷整个希盟的“野鸡学历风暴”。


这场风暴从中央政府席卷至州政府,导致涉及的相关领袖和希盟政府诚信破产。


三、土团收青蛙引希盟分歧。土团党高调招揽巫统前议员,大事吸纳“政治青蛙”,包括那些有高度争议性的领袖,已引起行动党、公正党党内基层的不满。马哈迪和土团党的独断独行、集权坐大的作风导致希盟内部分歧和不睦渐渐白热化。


假设公正党和行动党杯葛士毛月补选,作为对土团党的抗议,那么土团党将在这场选战中陷入孤军作战的窘境。而且,雪州政府是公正党主导,若公正党有意通过这场补选“教训”土团党,不排除会发生抽后腿的事情。


四、公正党派系问题。公正党自党内改选,直到后来的委任州主席风波,党内派系裂痕日益扩大。以署理主席阿兹敏为首的阵营,被视为亲马哈迪和土团党,与安华为首的阵营之间的分歧,乃是公开的秘密。


以土团党招降巫统前议员的课题为例,阿兹敏显然拥护马哈迪和土团党的做法。士毛月补选由土团党候选人上阵,而雪州则是阿兹敏的大本营。公正党的内部派系问题,将成为希盟选战的不稳定因素。


五、补选糖果变糖衣毒药。前一场金马仑补选时,希盟部长在提名日前一周轮流到金马仑宣布好消息,大派补选糖果,但最后还是败阵。不过,希盟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到了这次士毛月补选,希盟的补选糖果还是照派不误。


在士毛月补选提名日前一周,单单在3天内,就有9名希盟领袖,其中包括7名部长级的人马,轮流到士毛月“为选民服务”。如果希盟继续把补选糖果当成是胜选万能丹,最终就和金马仑补选结果一样,糖果变质为糖衣毒药。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