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分析】国阵夺下士毛月,希盟转入“向下拐点”


雪州士毛月州议席补选成绩揭晓,国阵候选人查卡利亚获得1万9780张票(50.43%),以1914张多数票,击败得到1万7866张票的希盟候选人艾曼。


士毛月补选是去年全国大选后的第6场补选,也是继上一场的金马仑国席补选后,国阵再赢得的第二场补选。更重要的是,士毛月在大选时原本由希盟胜出,如今被国阵夺去,乃是出现议席转移的第一场补选。


去年509大选后的,希盟乘着大选胜利的高人气,在前4场补选势如破竹、所向无敌,国阵完全无法招架。但到了金马仑补选,国阵成功守住堡垒。如今希盟再丢士毛月州席,意味着希盟大选胜利的光环已完全褪去,终于走下神台,被迫在同一高点上与国阵竞争,也必须直面民意的严峻考验。


用一句财经术语来形容的话,希盟不再是上升股,而是正式转入了“向下拐点”。


希盟以及亲希盟舆论,将会重弹他们对金马仑补选成绩的解读模式,声称国阵在士毛月的胜利乃是巫统和伊斯兰党合作的结果,因此将造成种族主义和宗教主义极端力量的进一步结合和壮大。事实上,这种论调缺乏说服力。


首先,在去年大选,希盟在士毛月州席得票2万3428,国阵得票1万4464,伊党得票6966。国阵和伊党的得票加起来,也根本无法赢希盟。而这次补选,国阵得票增加到1万9780,其中不排除获得原有伊党的部分支持票。但真正造成希盟落选的,是他们的得票从2万3428减少到1万7866,少了超过5000张选票。因此,希盟败选的真正关键,不是“巫伊合作”,而是希盟“失去支持”。


其次,这种把补选成绩简单归咎于巫伊合作的结果,是在逃避希盟施政无能、以致逐渐流失民意的现实问题,只不过是一种自我安慰乃至自欺欺人的说词。更准确而言,希盟败走士毛月的原因,主要是:


一、施政无能民生困顿。希盟执政后,百物普遍涨价、生活成本增高、人民援助金缩减、小商家生意难做、原产品滞销,而人民收入则停滞不前。希盟执政前所吹嘘的物价跌、油价跌、废除大道收费,无一实现。民生经济的困顿早已引起各族人民,特别是中低阶层马来人的不满。


这导致希盟在士毛月补选流失大量马来票,其中最明显的是甘丹柏迈(Kantan Permai)和武吉马哥打(Bukit Mahkota),两个以马来中产阶级人口为主的投票区,在大选时由希盟赢得,这次补选则转而支持国阵。


二、候选人无法取信于人。希盟候选人艾曼主打年轻精英牌,但是其个人素质和能力却备受质疑。他一开始就卷入希盟的虚报学历风暴,接着一段应对记者问题时支支吾吾的视频广传,使他的应对能力和英语能力引起讨论。他说接获士毛月人民对地方民生问题的投诉,声称自己在3月2日中选后,3日就可以解决问题,口气大得令人反感。


此外,他在竞选期间被媒体投诉很难找到他,还没中选就玩失踪。在提前投票日当天,他忘了携带候选人证件而被拦截在外。在投票日,他涉嫌违反选举条规公开拉票。希盟候选人表现频频凸槌,根本无法取信于人。


三、希盟选举糖果失灵。希盟没有吸取在金马仑补选的教训,在士毛月补选时依然重施故技,部长们在提名日前一周陆续到士毛月宣布好消息。在补选期间,希盟向选民送礼篮,还附上修屋的献议书。旅游部长在投票日前3天,在士毛月出席活动,除了派礼篮,还宣布拨款修礼堂。


更夸张的是,在补选进行期间,首相办公室特地发了一篇没有定案、也没有落实期限的文告,声称政府将跟大道公司谈判收购4条大道的“建议”。财政部长林冠英也在补选期间,宣布政府把RON95顶价下调至2.08令吉,还宣布未来将可能收购更多大道经营权。


这些宣布和动作,用来忽悠选民、拉抬选情的意图太过明显,士毛月选民根本不买单。

  • Google+ Social Icon
  • Pinterest Social Icon
文章分类
新鲜热辣
联系管道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马华       蓝天
Copyright © 2020 Bulletin LANTIAN. All rights reserved. 蓝天● 版权所有,禁止擅自转贴节录